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

第460节

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 | 作者:美人宜修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陆子悦被顾佑宸欺负道动弹不得,她微微喘息,昂头看着她身上的男人,“累了,我想要睡觉。”

  “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尚飘飘抓着他的手臂闷哼了一声,“你完了吗?”

  “没完,直到你怀上一个。”

  “你最近工作挺忙,哪里来这么好的精力呀,啊.....唔,恩.....”

  “在公司里,我都会抽出一到两个小时锻炼身体,都是为了你。”顾佑宸捋了捋贴在她额头的碎发,吻落在她的额头。

  “胡说八道,明明就是满足你自己。”

  “也是满足你。”

  “唔唔......”

  尚飘飘也不是第一次待剧组也不是第一次拍戏,所以适应的很快,拍戏的过程虽然有点小波折但总体也是挺顺利的,导演对她的表演也基本满意。只是尚飘飘静下来后就容易去想顾迦叶,所以她尽量都不让自己闲下来。

  顾氏集团大厦,顾佑宸看着尚飘飘发来的微信求助,转而就打了电话让程新哲过来一趟。

  “顾少,您老又有什么吩咐,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最近新项目开发,我很忙呀。”程新哲最近连续加班,身心疲惫着,“有事儿不能在电话里说,非得我过来,我刚补眠呢。”

  “之前我让你盯着董乐清,现在董乐清是个什么情况了?”顾佑宸从尚飘飘发来的内容中得知近期顾迦叶和董乐清见过面了,见过之后顾迦叶有点反常。

  关于顾迦叶的事情,顾佑宸没有办法置之不理,该插手的他还是会插手。

  “我哪有精力帮你盯着董乐清啊,她这个人两年前就不见了人影,我知道的就是帝都尚缪尚阎王插手了。尽管我是想不通他怎么会插手,但是他就是插手了。”

  有些事情程新哲不了解,顾佑宸也不打算跟他细说,毕竟顾迦叶的事情说起来也不是那么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顾佑宸道:”“帮我个忙,这个董乐清还活着,派人帮我找出来,我要见她。”

  程新哲哭丧着脸,“我说顾少,顾先生,顾老大,你不是折腾我吗?尚缪藏起来的人,让我找,我哪里找的了。”

  顾佑宸上前拍拍程新哲的手臂说:“我相信你,加油。”

  “别呀。”

  “就这样,没有其他事了,下去吧。”

  程新哲欲哭无泪,在资本家手下做事就是被压榨的份,他也只能绞尽脑汁去想办法了,该用的人脉都得用起来。

  下班后,顾佑宸刚走到集团楼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姑娘,捧着一束花跑过来就往他的手中塞。

  正好此刻,在附近面包店工作的陆子悦过来找顾佑宸,碰巧就看到了这一幕,她饶有兴趣站在一边看着。

  陆子悦披肩长发,一身黑色的蕾丝长裙,外面是一件米白色风衣,脚下是一双同色的中高跟单鞋,美丽的容颜配上出众的气质,让她只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一大波刚下班的男同事的目光,视线落在她的大长腿上,怎么都移不开了。

  “顾少,我是你的迷妹,昨晚我做梦还梦到你了。我没有其他什么意思,就是这话送你。”小姑娘腼腆的笑着,表情怯怯的,担忧他会冷漠拒绝。

  最终,顾少还是拒绝的,没有接过花,小姑娘有点失望,却因为看到顾少又觉得开心。她这么努力的面试进顾氏集团,就是为了有机会见到传说中a市的神话。

  “我太太在等我,抱歉。”顾佑宸看到陆子悦后就没有半点的犹豫,向她走了过去。

  陆子悦看着走近的顾佑宸,笑着说:“小姑娘被你拒绝了,看上去有点可怜,怎么不把花收了,我又不会生气。”

  “我还希望你生气呢,偶尔跟我耍耍脾气也好。据我所知,尚飘飘那个丫头在顾迦叶跟前可总是耍脾气。”

  “我又不是飘飘,我可大度着呢。”

  “是吗?”

  陆子悦露出淡淡的笑容,拉过顾佑宸的手说:“我这么大度,那是因为相信你,你的心里只容得下我。”

  这两年,陆子悦是越来越美了,透着成熟的女人味,举手投足都是独有的韵味,穿衣打扮也有着她自己的风格,符合她的气质。

  顾佑宸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耳边低语道:“我的身体也只容得下你。”

  顾佑宸时不时来几句意味深长的荤话,陆子悦也是习惯了。但是现在这是在顾氏集团楼下,她轻推了一把他提醒道:“你的员工都看着呢,别闹了,走了。”

  “就是要让他们看到,让他们知道你是顾氏集团的女主人,他们也就不敢把眼珠子往你身上贴了。”

第214:不得不放弃的理由

  “你就吃醋吧,你就泡在醋缸里面吧。”陆子悦也是习惯了顾佑宸吃醋,他总是觉得别人都像是他对她一样这么不坏好意。

  “我这是宣告主权。”顾佑宸笑着道,拉过她的手往外走,“今天我让铁叔把两个孩子送去老宅了。”

  “怎么把孩子给送走了,你就想做什么坏事了。”

  “知我者莫若妻。”

  陆子悦也不多问笑着跟他上了车,顾佑宸带着陆子悦去了一家法式餐厅吃饭,吃过饭以后就跟小年轻一样去电影,惬意的享受两个人的独处时光。

  几日后。

  尚飘飘终于在片场看到了顾迦叶的身影,明明他们在同一个剧组,而且还住在同一个酒店,可她就是碰不到顾迦叶。

  今天是因为她和顾迦叶有对手戏,所以才有机会在片场见着他人。尚飘飘不等魏思静帮她化完妆,就撩起裙摆快步往顾迦叶走了过去。

  简孟瑶看到尚飘飘走近就飞快的上前拦在了她的跟前,“我说尚小姐,这是在片场,你能注意着点吗?”

  尚飘飘看着简孟瑶身后的顾迦叶,“不能,我有话要跟他说。”

  “不行,这周围多少人看着,剧组工作人员化妆师、道具师、灯光师、摄影师等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难道你就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我家二爷纠缠不清,你是无所谓你的名声,看你得知道二爷身上有多少广告代言,他的名声可一点都不能坏。”简孟瑶压低了声音,眼神瞥看着周围的人,生怕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我就简单跟他说几句话都不行吗?”平日里有些嚣张跋扈的尚飘飘此刻因为简孟瑶的话也不敢太张扬,压抑着自己暴躁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和简孟瑶说话。

  “不行......”

  “有什么事儿?”顾迦叶已经走了过来,目光淡淡的落在尚飘飘的身上。

  尚飘飘将手中的剧本抬了起来,说:“就是剧本上有些不懂的地方,想要向二爷求教一下,问问这段戏该怎么样。”

  “过来这边。”顾迦叶转身走向一旁的亭子下面,他们在拍宫廷剧,片场是影视基地里面的皇宫。

  今天白云挡住了阳光,天色有点阴,并不明朗。

  顾迦叶在石凳上坐下,简孟瑶就把一个水杯往他的手边递了过来,他喝了一口看着站着不动的尚飘飘,“坐啊。”

  尚飘飘这才坐下,不过她甩脸子给顾迦叶看,面色绷着,也不开口说话。

  “你这样子像是谁欠了你几个亿。”顾迦叶往她手边的剧本看了眼,都是五颜六色的笔迹,看来是做了功课。

  “你呀,你欠了我几个亿......”尚飘飘说着不忘凑近顾迦叶,在他耳边咬着字说,“jingzi。”

  顾迦叶正在喝水,惊得将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

  “哎呀呀,这么这么不小心,来,我给你擦擦。”尚飘飘若无其事的用袖口给顾迦叶擦拭嘴角。

  “二爷,纸巾。”简孟瑶见状忙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顾迦叶盯着尚飘飘看,接过简孟瑶递过来的纸巾率先拉下尚飘飘的手给她擦拭了下,“不是在跟我生气吗?怎么有像个没事人一样了。”

  尚飘飘用鼻子出气,轻哼了声,“哪里没事了,我心里有气呢,一点都不高兴。不过就是对你,我就是这么没有骨气。”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就小了下来,带着委屈,露出让人心疼的娇弱模样。

  顾迦叶对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手伸过去搭在她的肩上,刚想要将她搂入怀里,就听到身后简孟瑶的咳嗽声。

  “二爷,这是在片场。”简孟瑶提醒。

  如果是换做是以前,顾迦叶哪里会顾忌这些,他压根就不会在意。但是现在不一样,如果那事儿是真的他就得远离尚飘飘,甚至离开演艺圈。他心中的犹豫就都不能再犹豫了,该断的都得断了。

  尚飘飘看着顾迦叶将手放了下去,她虽然试着去理解这是在片场,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公开不能有亲昵的举动。但是她还是因为顾迦叶的这个举动,有点受伤。

  “大叔,为什么你有事儿就不愿意跟我说呢。”尚飘飘低头紧盯着手中的剧本,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丫头,再过几天,我会给你一个交代。”顾迦叶还没有足够的勇气,他生怕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简直就是比放弃生命还要可拍的事情。他回了a市,以为可以鼓起勇气,但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

  半个月前,帝都。

  顾迦叶被尚缪的人带去了一家私人医院,尚缪坐在医院院子内的躺椅上面,他手中拿着一个黄皮袋子。

  这个画面似曾相识,许久以前尚缪拿着一叠资料来告诉他他就是傅司尧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一个姿势,运筹帷幄,好像什么事情都在他的把控之中。

  “我是该叫你顾迦叶,还是傅司尧。”

  顾迦叶走近之后,尚缪才抬起眼皮看着他,嘴角上扬,笑容嘲讽。

  顾迦叶并不在意尚缪的态度,尚缪不喜欢他,他认清这个事实,所以没有期望尚缪会给他一个好脸色。

  “我是顾迦叶,傅司尧已经过去了。尚先生,我之所以来见您,是想要告诉您,我和飘飘在一起了,我会娶她。”顾迦叶语速不急不缓,面对着气场强大的尚缪淡定从容,不卑不亢。

  尚缪冷嗤了声,浓眉微皱,“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够娶飘飘,顾迦叶,你的过去你永远都抹不掉,肮脏而挫败的过去。这样的你,怎么能够配的上飘飘。娶她,你凭什么给她幸福!”

  “凭我爱她。”顾迦叶坚定的说。

  尚缪指尖点了点手中的黄皮袋,轻蔑一笑,“爱,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你不想毁了飘飘,就趁早离开她,永远都不要跟她有任何的牵扯!”

  “办不到。”

  “你会办到的,你也不得不办到。”

  “您手中拿着的又是什么可以威胁我的东西?我不认为董乐清手中还有可以威胁到我的东西!”

第215:打扰夫妻恩爱

  “那不过是你以为!”尚缪冷笑,“傅司尧的过去不足以让你离开飘飘,那么我手中的这份东西,是让你没有办法再靠近她!”

  顾迦叶眉心一跳,“是什么?”

  尚缪目光一抬看向了不远处,顾迦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董乐清坐在轮椅上面,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她穿着蓝色的病号服,整个人显得憔悴没有精神,瘦了一大圈,没有一点曾经那个妖**人的影子。

  “她三年前就得了一种病,一种无法根治的病,而你三年前和她有着什么瓜葛,你已经全部记起来了,你该了解。”

  五年前,他就和董乐清彻底了断了关系,后来就认识了陆子悦,但是说起三年前的纠葛,就是他被下药后迷糊中犯的错事,之后就又和董乐清有着剪不断的关系。

  尚缪将手中的黄皮袋递过去,并不撒手,拧着眉头说:“你自己好好看看,不过在看之前,我就问你一句,你和飘飘那孩子发生了不当关系吗?你老实回答!”

  “有。”

  下一瞬间,尚缪就一拳捶向了顾迦叶的腹部,尚缪是个练家子,顾迦叶又毫无防备,摔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半响没有回过神来,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
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10cihunyue_gushaoqingshenbuq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