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腹黑小狂后

100整不死你!

腹黑小狂后 | 作者:蜡米兔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泪奔…明天凌晨,恐怕更新不了。大家明天白天来看吧!

  坏消息,家里停水了。

  好消息,家里来电了。

  先更新上来,我去吃饭,回来再校对…

  卡文,昏沉沉的,网吧闷得很,没思路啊!

  (~o~)~zZ

  ------题外话------

  突然,她眼睛一亮,双手抱住千震阳的头,盯着他,“要是千络程死了,这一切不都解决了吗?最好是,栽赃给玉罗刹!”

  刘贵妃也很着急,只能一个劲儿地安慰千震阳。

  “你别担心,办法总是有的!”

  千震阳这几天吃不香,睡不着,都快要神经衰弱了。

  “外面的人都说我不孝道,大臣们也逼我,让我请玉罗刹给那个老东西治病。要是玉绯烟真的治好了他,我就没活路了!母妃,你一定要帮我想办法!”

  玉绯烟的事情,刘贵妃早就知道了,可是她没办法对付玉绯烟,只能命令胡志能加派人手去寻找叶红。

  “母妃,我该怎么办?”

  下朝之后,千震阳直接冲到刘贵妃的寝宫,抱着她哭了起来。

  “母妃,我要疯了!我要被她逼疯了!”

  现在,秦治国唯一的希望,就只有燕王了!

  没了武宗的庇佑,皇上病成这样,夜王要谋朝篡位,大周国更是虎视眈眈……

  随着玉绯烟去皇宫的日子越来越多,叶红消失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人们也终于明白过来,叶红失踪了!

  千震阳止不住玉绯烟的嘴,也没有办法止住这些流言。

  还是,叶红根本就不是武宗,也不是药帝,她是骗子?欺骗了大家?

  难道叶红大人出事了?

  一股不安,开始出现在京城百姓心头。

  她虽然受了伤,但是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该痊愈了啊?

  为什么叶红大人不露面?

  过了好几天,百姓们开始嘀咕了。

  玉绯烟每天都嚷嚷着要见叶红,但是每天都见不到叶红。

  玉绯烟去皇宫,也并不多管闲事,即便百官一次次哀求,请她给皇上治病,可是千震阳不开口,她才不会救千络程!

  一想到玉绯烟是武神,千震阳只好忍着,心里乞求叶红快点儿出现。

  可是他打不过玉绯烟,秦治国也没人能对付她。

  她这样,把千震阳逼得要哭了!

  她也不做别的,就是在千震阳上朝的时候,坐在明月宫的屋檐上说几句话,顺便告知百姓们宫里的动态。

  玉绯烟每天都去皇宫溜一圈。

  对千夜雪而言,这个父皇早就是无关紧要的人了——

  至于千络程,他怎么想的,千夜雪一点儿都不关心。

  此时,千震阳恐怕已经焦头烂额了!

  她不过是在皇宫露了个面,说了一番话,就把人心给鼓动了起来。

  听了这些,千夜雪不得不佩服玉绯烟。

  几位大娘商量着,跟第五鹤衣请假,轮换着跟家里人一起参加寻找燕王的活动。

  百姓们已经自发起来,寻找燕王。因为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千震阳当皇上,所以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失踪的燕王身上。

  通过大娘们的嘴,千夜雪知道自己现在成了人气王。

  她们闲暇时,就会在院子里讨论这事儿。

  第五鹤衣请来帮工的几个大娘,都是京城本地人。

  玉绯烟在皇宫里逛了一圈之后,燕王在民间的人气就像坐了火箭似的,“蹭蹭蹭——”直往上升。

  比起千震阳的惶恐不安,千络程的后悔万分,千夜雪现在过得是非常滋润。

  因为,她把自己的眼睛挖了啊!她到死都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肯定恨毒了他!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楚皇后根本就看不见。

  千络程抓着被单,泪流满面。

  这是朕的报应!

  依依,你看到了吗?

  是他自己不知道珍惜,把爱自己的人推得远远的,现在才有了这样的下场!

  当时还是王妃的楚皇后心疼得不行,眼睛都哭肿了,每天都在病床边亲自伺候他,甚至为了他早点儿康复,楚皇后还自己下厨,每顿都炖大骨汤给他喝。

  千络程还记得,楚皇后嫁过来第二年,他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腿……

  从他出事,刘贵妃就领着大臣来过一次,到现在,他再也没有见过刘贵妃。

  不知道为什么,千络程现在特别想念楚皇后。

  看着盯上的帐子,千络程第一次觉得非常无力。

  他真是瞎了眼!

  听了李太医的话,千络程泄了气,瘫在床上。

  更何况这里被千震阳的人包围了起来,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什么都做不了!

  可千震阳的手段,又让他害怕。

  从内心,李太医希望皇上康复痊愈。

  他夹在千络程和千震阳之间,为难的不行!

  “陛下,臣出不去啊!周围都是夜王的人,臣没武功,连大门都走不出去!”李太医是欲哭无泪。

  千络程点点头。

  “啊啊!”

  “陛下,您是不是想让臣去找罗刹大人?”

  李太医琢磨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千络程很想让李太医去找玉罗刹来给自己治病,可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不行,他不能死!

  那个王八蛋是真的想让他死啊!

  玉绯烟说的那些话,千络程已经听到了。

  即便每一次咽下,他嘴里咽喉里都疼痛的不行,可是千络程还是咬着牙,吞咽着。

  想到这里,千络程大口地吞咽着稀粥。

  他能在这个时候,这么对待自己,已经够不错了!

  毕竟,是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太医,千络程知道,李太医没别的毛病,就是胆小如鼠。

  看到李太医哆哆嗦嗦的模样,千络程叹了口气,也不再去计较他昨天面对千震阳的淫威,那么没骨气了。

  “您多少吃点儿!臣下次一定会做的更好!”

  “陛下,臣没做过这种事情,您就体谅一下臣吧!”李太医脸上满是黑乎乎的粉尘,看上去像小丑一样滑稽。

  千络程十分怀疑,李太医是故意的。

  连猪食都不如!

  这是什么东西啊!

  等他好不容易端了一碗粥过来,千络程刚吃了一口,就吐出来了。

  不是熬糊了,就是打翻了锅。

  可是,李太医的这双手熬药还行,熬粥完全就是一团糟。

  李太医只能自己弄了个小锅,熬了点儿米粥,等凉了之后,慢慢喂他。

  他现在只能吃流食,千震阳已经彻底断绝了他和外面的关系,御膳房根本不会送吃的进来。

  特别是嘴和咽喉里被烫伤,更是让千络程苦不堪言。

  现在,他病了,亲儿子都不待见,身边只有一个胆子小的李太医伺候着,真是非常凄苦悲凉。

  以前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身边总有阿谀奉迎之人。

  同样祈祷的人,还有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千络程。

  甚至有人在家里对着佛像祈祷,燕王千万要平平安安地回来,让夜王那个狗杂种去死吧!

  现在,燕王就成了百姓们的希望。

  就像在绝境处,看到了光明。

  说不定燕王没死,在什么地方养病疗伤,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

  在听到这个流言后,大家的信心又回来了。

  可是,偏偏是这种假中有真,真中藏假的传言,再一次传了出来!

  这些天,千络程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千夜雪,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他都已经死心了,百姓们更是觉得燕王死了。

  这个流言一出现,就被传得厉害。

  比较得到大家认可的是,刘贵妃和夜王记恨燕王,生怕她太过出众,抢了千震阳的风头,所以才联合武宗叶红,一起设计陷害千夜雪和楚皇后,逼得楚皇后不得不自缢,以示清白,燕王下落不明。

  立刻,各种猜测开始在京城里传播开来。

  人民群众的想象力从来都是丰富而又八卦的!

  即便二人最后没有缘分,不能成为眷属,但玉罗刹千里迢迢来为好友洗冤,这份情谊也值得敬佩!

  玉罗刹在秦治国民间,很得民心,更何况她当年和千夜雪有一段感情纠纷。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内情不成?

  罗刹大人在闹市上,告诉所有人,千夜雪是冤枉的,楚皇后也是冤枉的!

  立刻,有人想到了玉绯烟昨天说的话。

  要是他们还在,哪儿有千震阳张狂的份儿。

  千夜雪和楚皇后就这么没了……

  可惜啊,好人不长命!

  燕王也不过十六七岁年纪,这么年轻的武帝,可不就是明日之星么!相信用不了多久,燕王就会成为武神,说不定,她以后还会成为武宗!

  武帝啊!

  更何况从药王阁回来,燕王就成了武帝!

  皇后出自楚家,温婉贤淑,比妖里妖气的刘贵妃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风流不下流,这才是君子品行嘛!

  虽然千夜雪长相俊美,稍稍风流一些,但是她从来不像千震阳那样,强抢民女。

  作为东宫皇后的嫡子,燕王虽然没有得到千络程的宠爱,但是她从小就聪明绝顶,文韬武略,样样都好,简直把千震阳甩了十万八千里。

  与此同时,更多人开始怀念起千夜雪来。

  千震阳原本风评就不好,被玉绯烟这么一渲染,百姓们更是不待见他。

  真特么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现在皇上中风,千震阳却百般阻拦,他这是要自己当皇帝啊!

  千络程对夜王那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他的偏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这么多年都是这样。

  有胆子大性子直爽的人,当街就骂了起来。

  他还是不是东西啊!

  特么的!

  夜王不肯给皇上请药师?

  皇上中风了?

  虽然不知道皇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多少能通过玉绯烟的话里知道一些。

  玉绯烟的每一句话,京城百姓都能听到。

  “顺便奉劝你一句,中风可要早点儿治疗,时间越长,病人痊愈的可能性就越小!千络程好歹也疼爱了你这么多年,这时候,你却不肯给你老子治病,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点儿!”

  “夜王,我这双手是救人的,可不是用来杀人的!”

  看着坐在屋檐上笑容灿烂的玉绯烟,千震阳双腿发软。

  “不要杀我!”

  以前胡鲨在秦治国,看谁不爽就杀谁,连千络程都不敢反驳他。

  毕竟武神在大陆上就是可以横着走。

  要是玉绯烟以此为由,杀了他,大家也不敢吭一声。

  生怕第一次,千震阳感受到武神的力量,是那么的可怕!

  一百个响头磕下来,千震阳已经血流满面。

  玉绯烟本就没打算轻饶千震阳,她硬是逼着千震阳给自己磕了一百个头才松开。

  那股强大的力量,当即把千震阳压着跪在了地上。

  玉绯烟说这话的时候,故意释放自己的玄力。

  “你别忘了,本大人好歹是个武神!污蔑武神,你担当得起吗?”

  “我是药师,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你不愿意我给你父皇治病,不希望他身体痊愈,这是你们秦治国的事情,和我无关。但是,你怀疑我的人品,可就不对了!”

  “我要是有私心,在秦治国发生时疫的时候,就直接袖手旁观了!”

  “夜王,你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玉绯烟看到千震阳快要抓狂的模样,摇了摇头。

  “啧啧!”

  “她是大周国的人,和夏侯擎天是一伙儿的!谁知道她这时安的什么心!”千震阳指着玉绯烟,对大臣们说道,“万一她对父皇下毒手,怎么办?”

  真是狡猾的像泥鳅一样!

  怎么一会儿时间,他们都临阵倒戈了?

  早上这群人还拍马溜须,说着各种歌功颂德的话,千震阳都要以为自己已经是皇上了。

  这下,可把千震阳给气坏了。

  有人打头阵,其他人自然跟风,都支持王丞相的的建议,请玉罗刹给千络程治病。

  有一个残暴的君王,是谁都不乐意见到的!

  毕竟千震阳昨天晚上对不顺从的大臣的斩杀,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残暴。

  把秦治国交夜王手里,他们是一百二十个不放心。

  叶红的事情还不知道能瞒着多久!

  纸包不住火!

  王丞相出面,昨天跟着他去看了千络程的几个老臣,也站在了他这边。

  王丞相刚刚把自己年轻的孙女送进宫,要是皇上恢复健康,他的孙女生下皇子,秦治国的未来会怎样,那就不一定了!

  更何况皇上和夜王的博弈谁胜谁负还不清楚!

  这就损害了这些老臣们的利益!

  千震阳上台,定会换上他的心腹。

  而且,一朝天子一朝臣。

  千络程虽然有些刚愎自用,但是他总比千震阳强上许多。

  夜王吃喝玩乐是强项,却一点儿政治头脑都没有。要是他当皇上,在夏侯君宇手里走不了几招,秦治国就会亡国。

  她肯定不会再回来!

  叶红已经失踪!

  王丞相可不想跟着千震阳犯傻。

  旁边的王丞相一听这话,立刻站了出来,“殿下,中风的问题拖延不得,既然叶红大人暂时不在京城,还是请罗刹大人给皇上治病吧!”

  不过,这只是千震阳的一厢情愿。

  “等叶红大人回来,会给父皇治病!”

  “不用!”千震阳直接拒绝道。

  玉绯烟的医术那么好,要是真的把千络程治好了,他不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笑话!

  玉绯烟这么说,千震阳自然不会答应。

  “原来千络程生病了啊!既然叶红不在,要不我去看看你父皇?虽然我只是药皇,但是救个把人也是没问题的!”

  千震阳黑着脸说道。

  “父皇身体有些不适……”

  被玉绯烟呛了话,千震阳恨得牙齿痒痒,却又奈何不了对方。

  如果皇上真的有了什么三长两短的,千震阳登基,到时候百姓们的苦日子就来咯!

  夜王是什么人物,百姓们这些年怎么会不知道!

  今天,千络程没出现,这可不就是个不好的消息么!

  千络程这一年来身体不大好,大家之前还在忧心,万一皇上宠爱夜王,把皇位传给千震阳怎么办。

  果然,在听了玉绯烟的话之后,百姓们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玉绯烟话语里面的含义非常丰富。

  皇上没露面,夜王主持朝政……

  这个消息,玉绯烟当然要非常好心地通报给秦治国京城的百姓。

  千络程昨天夜里中风的事情,只有官员们知道,百姓们现在还不知情。

  玉绯烟笑声清脆,“夜王,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大人说话?你父皇呢?怎么这个时候躲起来了?当缩头乌龟可不是他的性格啊!”

  “呵呵……”

  “罗刹大人,本王说的真的是实话!”

  千震阳虽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但他还是想安安稳稳地当几十年皇帝,不想当亡国奴。

  大周国的夏侯擎天还在京城,要是他知道秦治国没了武宗,驻守在两国边界的三十万大周**队说不定就会直接北上……

  可这个谎必须圆下去啊!

  作为为数不多,知道千络程和叶红交易的人,千震阳始终对叶红的失踪耿耿于怀。

  要真是这样,她简直就是不厚道!

  难道,她找到南宫紫灵,所以一声不吭地走了?

  既然不是这个原因,她为什么离开呢?

  叶红是药帝,受点儿伤,怎么都应该自己治好了。

  是啊!

  玉绯烟这话,把千震阳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

  “请问,她真的是药帝吗?该不是你们自己给加上的吧!”

  “昨天那点儿轻伤对我这个药皇来说,都算不了什么,更何况她是药帝!一点儿轻伤就需要几天时间修养,说出去,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看出千震阳这是在玩儿拖延,玉绯烟笑了。

  “夜王,你是在说笑吗?”

  “叶大人昨天受了伤,她去罗青山养伤,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千震阳绞尽脑汁编着谎言。

  不能自己乱了阵脚!

  叶红失踪的事情,还没有穿帮,他必须把这谎给圆上!

  千震阳仰起头,冲玉绯烟笑得谄媚。

  “罗刹大人,上面太阳大,你要不要下来喝点儿茶?”

  现在玉罗刹找上门,千震阳还真的拿她没辙。

  失去武宗的庇佑,秦治国该何去何从?

  千震阳虽然很感激叶红的突然消失,让千络程中风,可他同时也很着急。

  她该不是尥蹶子跑了吧?

  也不知道叶红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他的屁股还没把龙椅坐热,就被玉罗刹给吓得差点儿摔跤,真是掉的大!

  当初千夜雪明明病得快要死了,玉罗刹一出现,把她给治好了,气得千震阳和刘贵妃牙痒痒。

  这个玉罗刹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叶红刚刚消失,玉绯烟就找上门。

  千震阳现在敢肯定,自己真是到八辈子霉了。

  一个,是在秦治国有威望的玉罗刹,一个,是秦治国的武宗叶红,两人撞上,结果如何,谁不期待呢!

  “玉大人和叶大人单挑啦!大家快来下注!”

  更有赌场的人,在听了这话后,拿着大锣在街上敲了起来:

  那些忙碌的人们,听到了这声音,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竖起了耳朵。

  玉绯烟每说一句话,都传遍了京城的大小角落。

  “夜王,你听他的话,派人去请叶红吧!我找了她一早上,她都不肯露面,肯定是躲起来了!她要是胆子小,不经吓,承认自己是怂包,昨天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玉绯烟干脆坐在明月宫的屋檐上,翘起了二郎腿。

  去把叶红找出来!

  好啊!

  玉绯烟耳朵好的很,自然听到了这话。

  玉绯烟的话,极其嚣张,有脾气暴躁的武将当场就发飙。“夜王殿下,请叶红大人来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

  “叶红,我就在这儿等你到中午,你要是不出现,就是孬种!”

  民心动摇,千震阳的春秋大梦就该醒了!

  作为一国的精神领袖,在这时候退缩,会极大影响百姓们的自信心。

  今天,玉绯烟上门逼迫,武宗要是不出面,秦治国的民心可就不是被打击这么简单了!

  昨天白天,夏侯擎天打伤第五红叶,只是稍稍折损了秦治国的士气。

  现在第五红叶已经死了,大家却不知道,以为她还活着,认为他们还有武宗撑腰,玉绯烟过来,就是要揭穿这件事情!

  千络程仗着第五红叶是武宗,有了靠山,才那么肆意妄为,伤了千夜雪害了楚皇后。

  她专门挑这个时间来找茬,本来就是故意的!

  玉绯烟刻意提高了声音,让整个京城的人都能听到她的话。

  今天,玉罗刹就找上门来,看来,这两人可是结怨了!

  有知情者还说,夏侯擎天和玉罗刹是一对情侣,当时玉罗刹也在。

  关于叶红当街调戏临江王,却被夏侯擎天弄了个半死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天上的人是玉罗刹呢!

  一听这话,下面的人都明白了。

  “叶红,你以为躲着不见我,昨天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吗?你不是让人抓我吗?我今天亲自过来了!你怎么不出来啊?!”

  叶红已经失踪了,现在对方却找上门,明摆着要找叶红单挑,他该怎么做?

  百官们纳闷,千震阳心里却是相当害怕。

  敢过来找叶红武宗的麻烦?

  这么嚣张!

  谁啊?

  跪着的大臣们也慌张了起来,一个个爬起来,挤到门外,往天空张望。

  “这是怎么回事?”

  可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在他看来,反正千络程活不了多久,只要他顺利接手朝中事务,千络程就可以去死了。

  虽然千络程现在还并没有传位,但是千震阳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了龙椅上。

  正在明月宫里得意洋洋地接受百官参拜的千震阳,在听到这声音后,差点儿从龙椅上摔下来。

  “叶红,你出来!”

  此时,她正站在皇宫的上方,对着明月宫喊了一声。

  玉绯烟并不知道,这二人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就把秦治国的归属问题给确定了。

  既然千夜雪的提议,对玉绯烟是有利的,他为什么不答应呢!

  “成交!”

  虽然有他在,没人会这么不长眼。

  更何况秦治国记在玉绯烟名下,有一个国家做后盾,日后有人想要找玉绯烟麻烦,也要掂量一下!

  要是真的不动干戈,就能达到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千夜雪都说这么直白了,夏侯擎天再拒绝,就显得矫情。

  “你不会杀我!杀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还会破坏你和刹刹之间的感情。而且我敢笃定,夏侯擎天,你不会拒绝我的要求!”

  夏侯擎天眯着眼睛,越发觉得千夜雪很有趣。

  “你就不怕爷杀了你?”

  说这话的时候,千夜雪的表情是无比的坚定。

  “大周国如果想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秦治国,只能答应我的要求。否则,之前约定作废,我定会登基为皇,和你们死磕到底!”

  “不需要想!必须这样!”千夜雪坚持道。

  “这件事情爷得想想。”

  猫儿啊,你认识的人,真是有意思!

  夏侯擎天也算见过很多人和事,但是把一个国家当做礼物送给朋友,也只有千夜雪能做出来。

  “秦治国,即便融入大周国,也归刹刹所有,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夏侯擎天,我知道你们皇上对秦治国势在必得。我也知道,秦治国根本就不是大周国的对手,但是,我还是要坚持这一点。”

  千夜雪摇了摇头,“她还傻乎乎地说要把秦治国原封不动地交给我。呵,我要秦治国做什么,我从来没想过皇位……”

  “刹刹不知道。”

  “她知道吗?”夏侯擎天问道。

  可是,千夜雪在这里失去了母亲,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想回这一方来。

  她唯一拥有的,就是秦治国。

  千夜雪话说的坚决,她欠玉绯烟太多,无以回报。

  “刹刹帮我太多,我要把秦治国留给刹刹当嫁妆!你答应,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你要是不干,我们就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可是现在,知道玉绯烟的真实身份,千夜雪改变了主意。

  离开药王阁的时候,千夜雪曾经和夏侯擎天做了一笔买卖,她平安带楚皇后离开,千络程就交给夏侯擎天来收拾。

  千夜雪的话,让面无表情的夏侯擎天终于动了动眉头。

  “我要把秦治国送给刹刹!”

  “你想怎么改?”夏侯擎天态度有些生硬。

  被玉绯烟吼了一顿,夏侯擎天乖乖地留下来,不过内心的纠结可想而知。

  那些士兵难道就不是人命,就没有亲人了吗?

  杀敌一万,自损三千。

  明明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摆平的事情,为什么要打打杀杀。

  对这样直来直往的夏侯擎天,玉绯烟干脆选择无视。

  看你不爽,我就打你,你要怎样?

  打秦治国是迟早的事情,还需要这样迂回遮掩吗?

  对此,夏侯擎天非常恼火。

  玉绯烟担心夏侯擎天的强势出现,让人误以为大周国会对秦治国动兵,引发秦治国上下一心,那可就间接帮了千震阳。

  夏侯擎天非常不开心,玉绯烟进宫,怎么都不肯带上他。

  “临江王,之前和你的约定,我想改一下。”

  她走后没多久,千夜雪摸索着下床,叫来了夏侯擎天。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玉绯烟独自去了秦治国皇宫。

  大闹皇宫,这是玉绯烟昨天晚上就想做的事情。

  “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你还是先帮我好好虐一虐千震阳那个龟孙子!一想到他和刘贵妃之间的勾当,我就恶心要吐!”

  “这事儿,我有自己的打算!”

  这伤心地,不要也罢!

  现在楚皇后死了,她在秦治国唯一的牵挂和念想也没了。

  以前,她的愿望是守着母后,母女俩好好地活。

  千夜雪没想过。

  当皇帝?

  秦治国的存亡,对千夜雪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刹刹,你的心意我明白!”

  没了秦治国,千夜雪怎么办!

  可秦治国是千夜雪的!

  既然西越国已经成为大周国的一部分,下一步,皇上肯定会对秦治国出兵,这是迟早的事情。

  玉绯烟多少能猜出夏侯君宇的想法。

  “雪,我保证秦治国会原封不动地回到你手里!”

  千震阳现在接手秦治国,面对实力强悍的大周国,他会如何做?

  现在,在外人看来,大周国有玉绯烟和玉罗刹两个武神,这可是大陆上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千夜雪说的,正是玉绯烟想的。

  “千震阳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情!咱们可以好好唬一唬他!”

  她才不管大周国和秦治国之间关系如何,她和玉绯烟是好友,这是勿容置疑的事实,她们的友情是跨越国家的。

  千夜雪唇角上钩。

  “刹刹,如果你真是玉绯烟,那这事儿就好办了!”

  可后来千络程把千夜雪召回国,这事儿玉绯烟就没机会没说。

  上次在药王阁,玉绯烟就想和千夜雪说明这件事情。

  “嗯!我祖父是忠义公玉惊雷,你之前见到的,是我嫡亲的三叔,他也是大周国的将军。”

  没想到玉绯烟和玉罗刹居然是同一个人!

  听了玉绯烟的话,千夜雪很吃惊。

  “刹刹,你是玉绯烟?”

  玉绯烟凑到千夜雪耳边,跟她说了一串话。

  “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身上!雪,其实我还有个更妙的主意!”

  “千络程出事儿,千震阳手握大权,他今天肯定会狠狠地威风一把,你这时候去踩他的脸,真是大快人心!刹刹,帮我狠狠地踩!”

  玉绯烟只是这么一说,她就知道她要干嘛了。

  千夜雪笑了。

  “刹刹,你是想去砸场子吧!”

  玉绯烟说道。

  “等会儿我去一趟皇宫,给你找场子!”

  玉绯烟单独给千夜雪准备了早餐,喂她吃饭之后,玉绯烟扶着她起来消食。

  面对这样忠心耿耿的妹妹,夏侯擎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然,夏侯擎天不知道南宫紫灵还会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说不定,她会怂恿猫儿和她出走,一起去寻找“大哥”。

  是时候该兄妹相认了!

  夏侯擎天已经猜出了南宫紫灵的想法,对妹妹这么坚定不移地挖自己墙脚,他非常无语。

  对大哥和玉姐姐的事情,她一定要努力撮合!

  反正,她想让玉姐姐当大嫂!

  看来就是个纸老虎!

  发现他并没有看自己,只是闷头吃饭,南宫紫灵总算松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南宫紫灵偷瞄了夏侯擎天一眼。

  对南宫紫灵的热心做媒,玉绯烟没拒绝,也没答应,这事儿还是让夏侯擎天自己跟妹妹沟通吧!

  要是换了其他人,你大哥早就把人拍成粉末了——

  你怂恿未来的嫂子出墙,这样真的好吗?

  那个人就是你大哥啊!

  好吧,傻小姑!

  热心善良,同时又天真烂漫。

  到此,玉绯烟大概了解了南宫紫灵的性格。

  南宫紫灵想说的是,他就这么放过我,没打我也没骂我这个红娘,对你一定不是真爱!

  “一般人遇到挖墙脚的事情,肯定会暴跳如雷,他就这么……”

  南宫紫灵小声说道。

  “玉姐姐,你看,他都不在乎你!”

  南宫紫灵这会儿也看到了夏侯擎天,她原本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亲生妹妹这么卖力地挖墙脚,感觉怎样?

  一回头,看到夏侯擎天站在门口,脸色怪异,玉绯烟终于笑出声来。

  玉绯烟呛了口水。

  “噗——”

  “玉姐姐,你先别急着拒绝,等我找到我大哥,你们见一面,也是可以的!说不定见了面,你就觉得我大哥比夏侯擎天要好多了!”

  “我大哥真的很好!反正,给别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对吧!”

  南宫紫灵生怕玉绯烟被夏侯擎天拐走,连忙在旁边解释。

  “玉姐姐,我有一个大哥,人很好,那个,你要不要认识一下。我挺想你当我大嫂……”

  想着,南宫紫灵偷偷跑到玉绯烟旁边。

  南宫紫灵越看,越觉得玉绯烟性情、能力各方面都和大哥很合适,更何况大哥从小到大这么辛苦,就是需要这样的解语花在身边陪伴。

  像大哥那样,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人好心地善良,才是女子的依靠!

  玉姐姐温温柔柔的,肯定会被欺负的!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适合当丈夫!

  夏侯擎天看上去好高傲,好冷酷,好凶……

  虽然她看出玉绯烟和夏侯擎天是情侣,但是在南宫紫灵心里,还是觉得自家的大哥才是最好的。

  南宫紫灵一边看着玉绯烟,一边心里想着。

  玉姐姐这么厉害又这么温柔,要是能嫁给大哥就好了!

  不过,她并没有泄气,就算包的韭菜盒子软趴趴,丑极了,也没有放弃。

  可无论她怎么做,都没有玉绯烟做的漂亮。

  看到玉绯烟擀着面皮,麻利地包着韭菜盒子,南宫紫灵也学她的模样,包了起来。

  第五鹤衣连声称赞,又飘走继续去研究玉绯烟的药膏。

  “太好了!玉姑娘你真是个好人!”

  知道这二人的终极目的是要蹭饭,玉绯烟很大方,豪气一挥手。“等会儿一起吃早餐吧!有我在,你们就不会饿肚子!”

  “好了好了!”

  第五鹤衣顶着一张三好学生的脸,再三强调道。

  “我吃的不多,真的!”

  “玉姑娘,你做饭能不能多添一双筷子啊?”第五鹤衣看着锅里翻滚的南瓜小米粥,咽着口水。

  第五鹤衣闻到了香味,飘了过来。

  有了玉绯烟的鼓励,南宫紫灵也跃跃欲试。

  “怎么会!你这么聪明,肯定很快就能学会!”

  “玉姐姐,你可不要嫌我笨!”

  “真的吗?”南宫紫灵很高兴。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

  这是个善良的小姑娘呢!

  而她这一次冒险跑出来,也是为了给夏侯擎天通风报信。

  毕竟,夏侯擎天说了,在南宫家,这么多年只有南宫紫灵是真心真意对他好。

  自从知道南宫紫灵是夏侯擎天的亲妹妹,是自己未来的小姑子,玉绯烟对她的态度也亲近了很多。

  “我要是有这么好的厨艺就好了!”

  只等玉绯烟昨天亮了厨艺,南宫紫灵忽然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

  这段时间,南宫紫灵觉得自己都饿瘦了。

  作为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紫灵虽然没有南宫澈得父母的重视,可吃穿用度上,他们并没有亏待她,用的都是极好的。

  即便他后来请了一位大娘来做饭,可饭菜依旧不合南宫紫灵的口味。

  虽然第五鹤衣在制药上是高手,但是他做的饭菜实在是堪比毒药,难以入口。

  “玉姐姐,你真厉害!”南宫紫灵起床后就像个小跟屁虫一样,给玉绯烟打下手。原因无他,她也想跟着蹭饭。

  对千夜雪的口福,南宫紫灵非常羡慕。

  为了千夜雪早点儿康复,她的三餐包括加餐,全部都被玉绯烟包了。
腹黑小狂后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fuheixiaokuang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