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腹黑小狂后

162最毒妇人心

腹黑小狂后 | 作者:蜡米兔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好基友旅游回来,约我明天拼字。表示,大家的福利要来了!好基友时速四千,一定会把时速一千五的我虐成渣渣…

  ------题外话------

  难得玉绯烟这般示弱,这般乖巧,夏侯擎天笑了起来,低头蹭着她的脸,“爷自然要守着你!守着小崽子!”

  “好!”玉绯烟乖乖地靠着夏侯擎天,“你要陪着我,一辈子都陪着我!”

  他要不要找神棍问一问?免得猫儿心绪不宁,无法安神?

  看来,这个噩梦还是吓着猫儿了!

  夏侯擎天眼神暗了暗。

  “相信爷!爷会在你身边,保护你和小崽子!”

  可现在,她怀了孕,是母亲,难免会忍不住胡思乱想,所以需要安慰。

  作为医学工作者,她不相信解梦这样的说辞。

  玉绯烟抬起头,如黑曜石一般漂亮的眼睛,盯着夏侯擎天,有些朦胧,有些脆弱。

  “擎天,你是真的吗?”

  “按照这个解释,说明你爹娘平平安安,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梦是反的!”夏侯擎天亲吻着玉绯烟额头上的汗珠,大手轻轻地在她背后小心地安抚着。

  她从来没有梦见过这两个人,这一次突然梦到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我梦见第五烟儿和玉千寒血淋淋地站在我面前,没有头……”想到梦里的画面,玉绯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如果真的造梦神,他一定把造梦神抓来,凌迟处死!

  虽然只是个梦,但是这噩梦扰了心爱女人的好眠,夏侯擎天很是生气。

  “什么噩梦?跟爷说,爷帮你祛除那些可恶的东西!”

  玉绯烟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心里有些不安。

  “没事,做了噩梦——”

  “猫儿,怎么了?”正眯眼休息的夏侯擎天睁开眼,紧张地看着玉绯烟。

  玉绯烟猛地坐起来,额头上全是汗珠。

  大周国,深夜。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玉绯烟……

  等黑奴走后,第五迷蝶躺在床上,看着帐子顶上缀着的银制小星星,眼珠一动不动的。

  “别说‘奴’!寒哥哥是不会这么自称的,还有,你还是叫我小蝶吧!下去——”

  “是!奴知道了!”

  听到这儿,黑奴原本幽暗的眼睛闪烁着晶莹的亮光。

  “记住我的话,多揣摩玉千寒!你要是表现好,这次出去我会带上你的!”

  “好了好了!你别跪了!把脸上的伤养好,做完最后一次手术,你就和玉千寒一模一样了。”第五迷蝶摆了摆手,一脸的疲倦。

  明明容貌已经非常相似了,可气质相差太大,看起来就不那么像了。

  看到黑奴那张脸,第五迷蝶心里冒火。

  黑奴不敢动,只能直挺挺地跪着。

  “不不不,族长,奴不敢!”

  “黑奴!你是想毁了这张脸吗?这可是我精心设计的!毁了寒哥哥的脸,你就算死一万次也赔不起!”

  他的头刚被擦破皮流血,就被第五迷蝶厉声止住。

  “是!奴不敢!”见第五迷蝶生气,黑奴连连磕头。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别以为你和寒哥哥有几分相似,能在我面前说几句话,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黑奴担心第五迷蝶的安危,她却坐起来,一脚把黑奴踹到一边。

  “夏侯擎天是无忧城第三位圣君,怕是不好糊弄!还是……别冒险了吧!”

  “你真的要去找玉绯烟吗?”

  听了第五迷蝶的分析,黑奴点了点头。

  “可是闻人桀不知道,我关注了玉绯烟这么多年,她的事情,我知道太多。想牵着我的鼻子走,没门!”

  “闻家野心大,无非是想坐山观虎斗,想挑起我们和紫云洞主的矛盾。”

  “他?一个小屁孩,会了一点儿医术,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第五迷蝶躺在床上,黑奴跪爬着过去,给她捶腿。

  “小蝶,闻人桀的信你看了吗?他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在受罚中,黑奴还是能和第五迷蝶说话。

  之前,第五迷蝶说了让黑奴不吃不喝跪三天三夜,他这是在领罚。

  等回到住处,关上门,黑奴在第五迷蝶面前跪了下来。

  黑奴回了一声,举手投足,竟然和平时的第五迷蝶毫无差别。

  “起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路上遇到右丹族弟子,所有人都向他们行礼,“族长好!圣女好!”

  走出去后,她再次去了房间沐浴更衣,这一次,她没有穿黑衣也没有戴金色面具,反倒是黑奴把金色面具戴在脸上。

  第五迷蝶离开仙境,身后跟着黑奴。

  总有他哭着求她的一天!

  就像柔弱的孩子离不开母亲一样!

  只有让他变成废人,他就知道自己有多好,就会一直依赖自己,离不开她了。

  他服用了软功散,玄力尽失,又能把自己怎样?

  玉千寒的话,吓唬不了第五迷蝶。

  “你走吧!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只是,看向第五迷蝶的时候,玉千寒又像变脸超人似的,立刻换上了冷漠无情的冰块脸。

  在看到画像毫无破损,玉千寒才松了口气。

  见第五迷蝶拿着第五烟儿的画像,玉千寒飞快地从她手里抢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画像。

  第五迷蝶笑嘻嘻地说道。

  “寒哥哥,人家可是守了你一夜呢!”

  新的一天,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最不想见的女人,玉千寒别提有多恶心了。

  “你怎么还没走?”

  只等第二天破晓,太阳从东方升起,阳光再一次落在石头上,黑色的石头渐渐消融,玉千寒慢慢出现在第五迷蝶眼前。

  第五迷蝶抱着石头说了很久的话,可冰冷黝黑的石头哪里有人的思想和情感。

  “所以,还是我最爱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一眼认出你来!寒哥哥……”

  “你们口口声声说爱对方,却连对方都不认识,真是很可笑呢!”

  “寒哥哥,看到没,这就是你的小烟!”

  拿着画像,第五迷蝶走到黑色的石头面前。

  一定要快点儿学会移魂**,和第五烟儿互换身体。那样,她就能彻底得到玉千寒了。

  想到这儿,第五迷蝶在心里念道。

  没想到丹族的禁术里有那么多稀奇古怪,又神秘莫测的东西!

  这画皮术,还真是个好东西呢!

  白纸上,蓝色衣裙的第五烟儿栩栩如生,就像真的一样。

  第五迷蝶蹲下,将画像拾起。

  一声,第五烟儿凭空消失,地上多了一卷画像。

  “啪——”

  见第五烟儿还要说话,第五迷蝶双眉一拧,口中念了咒语。

  “我的确知道寒哥哥在哪儿,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我要在你之前得到寒哥哥的心和他的人!等我有了寒哥哥的小宝宝,我们在一起来看你!”

  既然有缝隙,她就能查进去!

  这不就充分说明,他们爱得还不够吗!

  瞧,玉千寒和第五烟儿那么恩爱,日日相见,却连对方都认不出来。

  这事儿还没完呢!

  不过,第五迷蝶不甘心不死心。

  可是,这一次她失误了。

  为了得到玉千寒,她耗费了十七年时间,甚至学习丹族禁术,让自己容颜永驻的同时,改头换面,整容成第二个第五烟儿。

  当时,第五迷蝶以为,这世上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没有她得不到的人!

  既然他们夫妻之间容不下第三者,她只好狠下心,拆散他们。

  她和第五烟儿相处久了,两人性格相投,对男人的喜好,也是出奇的一致。

  第五迷蝶原本不想和第五烟儿抢男人的,只是,玉千寒太好,好得让她放不下。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第五烟儿不让了。

  所以,在看到玉千寒的时候,第五迷蝶也认为,第五烟儿既然说过要让着她,在男人方面也该如此。

  第五迷蝶理所当然地认为,她该拿最好的。

  让着让着,天长地久,就成为了习惯。

  她总以为,第五烟儿会生气,但每次对方都是笑眯眯地说,小蝶比我晚一个时辰,是妹妹,我该让着你。

  对此,第五迷蝶也毫不见外,专挑好的拿。

  那时候第五烟儿好性子,得到好东西,都和第五迷蝶分享。

  以前,在丹族的时候,第五烟儿有的,她也要有。

  她就是喜欢和第五烟儿抢!

  想到这里,第五迷蝶笑出声来。

  至于玉千寒,你恐怕怎么都猜不到,你日日目睹的画像,就是第五烟儿的本尊吧!

  那么,心爱的男人在你面前石化,你却认不出来,这哪里是真爱呢?

  小烟,你不是说玉千寒是你的最爱吗?

  寒哥哥,小烟……相见不相识,这就是我送给你们夫妻的礼物!

  第五迷蝶挣脱第五烟儿的手,眼神淡淡地扫过不远处的石像。

  “看来,寒哥哥才是你心头最重要的人啊!”

  第五烟儿急切地抓住第五迷蝶的手,“你快说啊!”

  “你找到千寒了?他在哪儿?”

  说了这么多,第五迷蝶终于在第五烟儿连上看到了别的神情。

  “小烟,你说这办法如何?”

  “等我真的学会了移魂**,我呀,就占了你的身体,当着寒哥哥的面儿,和其他男人换好。让他看看,他心爱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第五迷蝶的嗓音里,透漏出一股子失落来。

  “你不知道,我每天琢磨你,模仿你,其实我自己都厌倦了。”

  第五迷蝶笑得妖娆,即便她身着素雅的粉蓝色衣裙,却怎么都遮掩不住她身上的媚气。

  “哎,我就这么一说!我能做什么啊!”

  想到这儿,第五迷蝶突然一笑,松开手,伸手撩起第五烟儿垂在胸前的长发。

  这十几年的囚禁,反倒把第五烟儿的心智磨练出来了。

  她这么说,更是让第五迷蝶生气。

  “哼!即便你动用禁术,也改变不了人心不和的事实!”第五烟儿不怕和第五迷蝶硬碰硬。

  “丹族禁术里有移魂**,能互换两个人的灵魂。你说,如果我的灵魂,霸占了你的身体,会怎么样?”

  “小烟,你知道我最近在研究什么吗?”

  第五迷蝶猛地站起来,来到第五烟儿面前捏着她的下巴。

  第五烟儿的自信,惹恼了第五迷蝶。

  “即便小玉玉没有在我身边长大,但她是我和千寒的女儿,一定能辨别出谁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假的就是假的!骨肉亲情是整容术代替不了的!”

  看着第五迷蝶的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第五烟儿冷笑了起来。

  第五迷蝶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美好童话中,她笑得肆无忌惮,甚至笑出了眼泪。

  “从此以后,无忧城只有一个丹族!哈哈哈!”

  “正好,我可以借此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你爹娘还有你的哥哥们躲了这么多年,都不肯露面。说不定在知道玉绯烟身份后,会出来和他相认。”

  她不甘心,继续说道。

  第五迷蝶预想的情景并没有出现,让她非常失落。

  她不是应该磕头求饶,求自己放过她的女儿和玉绯烟肚子里的孩子吗?

  这个时候,第五烟儿不是应该跪着求自己吗?

  这不对啊!

  第五烟儿就像聋了一样,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就连眼神,依旧冷淡,没有丁点儿惊慌。

  结果依然让她很失望。

  第五迷蝶一边说,一边观察第五烟儿的表情。

  “这可是一尸两命呢!”

  “你说,在玉绯烟搂着我流泪,喊我娘的时候,我给她的肚子来一刀如何?”

  “你看,我们现在的容貌不分彼此,对你的性情,我也能揣摩得十分。玉绯烟从来没有见过你和寒哥哥,说不定这次去,我们会有大收获呢!”

  “这坏消息嘛,就是我会和黑奴假扮成你和寒哥哥,去见玉绯烟。”

  “哎呀呀,到底女儿没在自己跟前长大,所以没感情,这我也是能理解的。相信听到我说的坏消息,你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过,一计不成,她还有后招。

  第五迷蝶心里打起了小鼓。

  这不对劲啊!

  可结果,第五烟儿表情冷淡,就好像第五迷蝶在说别人的事情似的。

  第五迷蝶以为这消息会让第五烟儿惊讶甚至高兴,至少,她的表现会和玉千寒一样。

  “好消息是,你和寒哥哥的女儿玉绯烟已经怀孕了!”

  见第五烟儿不说话,只是沉默地坐在石凳上,第五迷蝶并不觉得扫兴,反倒兴致勃勃坐在第五烟儿对面。

  防火防盗防闺蜜,她就是太信任第五迷蝶,才会让自己和玉千寒分离,和家人分开,陷入这样的境地。

  她再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了!

  对第五迷蝶的一贯伎俩,第五烟儿直接忽视。

  可仔细看,就会发现第五烟儿眉眼冷清中带着柔和,第五迷蝶的温柔却是装出来的,她眼里的狠劲儿,只有眼睛尖锐的人才能察觉。

  她和第五烟儿相貌一样,站在一起,竟像双生姊妹,分不出真假来。

  第五迷蝶笑眯眯地问道。

  “小烟,我这次来,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想到方才,玉千寒差点儿杀了自己,第五迷蝶就把这股子仇恨发泄在了第五烟儿身上。

  只是,第五烟儿身上那股淡漠的高傲,真是刺眼的很!

  蝴蝶再美,被折断了翅膀,又能怎样?

  现在,在看第五烟儿,第五迷蝶眼里有一丝怜悯。

  她可是丹族历史上第一位女族长呢!

  多好!

  丹族分裂,第五迷蝶在第五谷死后,压制了那一帮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成为了右丹族族长。

  不过,结果却是让人高兴。

  这十年,真是漫长!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第五迷蝶在第五烟儿身边“忍辱负重”了十年。

  恐怕直到现在,左丹族那些傻瓜都不知道,从她六岁接近第五烟儿开始,第五谷已经在谋划分裂丹族了。

  她充分利用第五烟儿的纯善,让对方对自己放松警惕,也让老族长一家对自己毫无防备。

  正是利用自己灵活的头脑和乖巧的外表,第五迷蝶顺利成为第五烟儿的闺蜜,和她一起长大。

  她没有先天的好命,但是,她有后天的头脑。

  这是上天赐给的“命”,让人眼红妒忌!

  有些人,不需要多努力,不需要用心讨好他人,就有好的天赋,好的运道。

  这一点儿,才是第五迷蝶最最接受不了的。

  第五迷蝶的光辉,被第五烟儿遮掩,所有人只看得到丹族圣女的光芒,都赞美她,膜拜她。

  可即便第五迷蝶有天赋,和第五烟儿比起来,却差了一大截。

  要不是她在炼药上有天赋,被父亲第五谷喜欢,她指不定和其他姐妹一样,成为联姻的工具,被随便嫁到世家旁系给人当小老婆。

  第五烟儿有父母宠爱,有三个哥哥疼爱,第五迷蝶却从小就周旋复杂的家庭关系中,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连累生母被主母责罚。

  反倒是她,明明和第五烟儿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可从小受到的待遇完全不同。

  不过是投胎好,托生在嫡系的肚子里,所以出生便备受瞩目。

  她最是见不得第五烟儿这种人!

  第五迷蝶眼神闪烁着幽暗的光芒。

  可是第五烟儿摆什么谱,她还以为自己是丹族高高在上的圣女吗?

  在玉千寒那儿碰壁也就算了,好歹是自己心上人,她忍得。

  见第五烟儿不搭理自己,第五迷蝶有些生气。

  相信她的话,除非这世上有鬼!

  经过这些年这么多事儿,第五烟儿已经知道第五迷蝶是什么样的人。

  “你也知道,我最喜欢开玩笑了!小烟,你别生气!”

  “我喜欢寒哥哥,但是寒哥哥心里只有你。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得不到寒哥哥,找个替代品玩玩也是可以的嘛!”

  “小烟,上次是误会!”第五迷蝶笑着说道。

  都揣摩玉千寒这么多年,却只能学到玉千寒的七成,还在上次被第五烟儿识破,真是朽木不可雕的蠢货!

  第五烟儿的话,让第五迷蝶脸色变了变,随后狠狠地瞪了黑奴一眼。

  “还想和替代品一起,玩儿秀恩爱的游戏,让我吃醋上当?”

  第五烟儿扫了一眼不远处一身黑衣,和玉千寒有七八分相似的黑奴,冷笑了起来。

  “小蝶,你这次来又想做什么?”

  第五烟儿看到和自己容貌装束一模一样的第五迷蝶,神情冷淡。

  第五迷蝶擦了眼角的泪,走了过去。

  “小烟,我来看你了,你不高兴吗?”

  在看到第五迷蝶后,那人微微一愣,随后撇开脸,看着天上。

  就在第五迷蝶说完这话之后没多久,仙境唯一宅院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粉蓝衣裙的女子。

  “寒哥哥,你要是肯低头认输,何必夜夜受石化术之苦!”

  第五迷蝶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岩石,叹了口气。

  虽然石像粗糙的很,有一人高,但是外观根本就看不出是玉千寒。

  “美好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第五迷蝶抱着黑色石像,擦了擦眼角的泪。

  当最后一抹阳光从玉千寒身上离开的时候,他的身体渐渐变得冰冷,最后从脚到头,慢慢硬化,变成了黑色人形岩石。

  等她抬起头,太阳西斜。

  第五迷蝶给玉千寒擦了头上的血,又喂了药。

  “是。”黑奴哑声,擦了擦嘴角的血,恭顺地垂着双臂低着头。

  “我会龟息**,他刚才根本就伤不了我。黑奴,谁让你多事?等出去后,你给我跪三天三夜,不许吃饭,不许喝水!”

  见玉千寒额头出血,第五迷蝶站起来,狠狠地把黑衣男踹了出去。

  “寒哥哥,寒哥哥!”

  “叫我族长!”第五迷蝶气呼呼地把黑衣男子推开,自己扑向了玉千寒。

  “小蝶……”

  “谁让你多管闲事?我让你进来了吗?”

  随后,她扬起手,“啪”的一声,抽在来人的脸上。

  “住手!”第五迷蝶缓过气来,开口呵斥道。

  那人紧张地给第五迷蝶检查,在看到她纤细白嫩皮肤上青紫色的手印时,他恼怒不已,一掌打向玉千寒的头顶。

  “小蝶,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玉千寒晕倒在地,第五迷蝶落入一黑衣男子怀里。

  就在第五迷蝶快要窒息的时候,一根棍子重重地砸在玉千寒脑后。

  不过,她不挣不扎,只是任由玉千寒掐着自己,一双美目痴痴地看着玉千寒。

  他速度极快,第五迷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第五迷蝶快要放弃的时候,玉千寒猛地睁开眼,大手飞快地卡住了第五迷蝶的咽喉。

  哪怕是一次也好啊!

  同样的容貌,同样的嗓音,同样的神情,第五迷蝶不知道,为什么玉千寒不会上当。

  “寒哥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睁开眼,看我一眼好不好?”

  最后,第五迷蝶彻底无趣了,只好蹲在玉千寒面前。

  之后,无论她如何刺激玉千寒,不管是拿玉绯烟,还是第五烟儿,他都像老僧入定一样,闭着眼,对第五迷蝶不闻不问,权当她是在放屁。

  玉千寒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变得冷静下来,是第五迷蝶没有料到的。

  第五迷蝶要激怒他,想看着他抓狂,暴怒,他偏不顺她的意。

  想到这儿,玉千寒更是放平静了心情。

  如果玉绯烟和她的夫婿感情真的很糟糕的话,他怎么会带她来无忧城。如果女婿是断袖,玉绯烟又怎么可能怀孕。

  仔细想想,第五迷蝶话语里的漏洞很多。

  在经过刚才的暴跳如雷后,玉千寒心里的情绪已经得到了发泄,现在的他变得冷静多了。

  他不再挣扎,反倒盘膝坐在地上。

  “你真是自作多情!”玉千寒冷笑。

  这种不要脸的说辞也只有第五迷蝶才能想出来!

  第五迷蝶的话,听的玉千寒恶心。

  “我听说,因为爱,所以恨,恨是有爱而生的。那么,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其实是爱我的?你有多恨我,就有多爱我?”

  可是精铁打造的镣铐,锁住了他的身体,也锁住了他的人生。

  此时,玉千寒气得浑身发抖。

  只是玉千寒深知,在美丽的皮囊里,包裹着一颗丑陋的心。

  这张脸,足以迷惑众生。

  第五迷蝶笑着,她皮肤细腻光滑,看上去就像十六七岁的第五烟儿。

  “寒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可是就是这一寸,阻拦住了玉千寒,让他无法为女儿报仇,无法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

  此时,玉千寒的手离第五迷蝶的脸还有一寸。

  只等玉千寒快到她跟前,一阵铁镣铐声音响起,藏在他衣服里,紧扣着他的腰和双脚的铁链狠狠地拽住了他。

  对玉千寒的冲动,第五迷蝶不躲不闪,微笑着站着。

  “魔鬼,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一想到被自己和第五烟儿那么期盼的孩子,最后被这个魔鬼毁了,玉千寒疯狂地冲向第五迷蝶。

  他和小烟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傻子!

  即便第五迷蝶没有仔细说,玉千寒却知道,如果这是真的,肯定是她对玉绯烟动了手脚。

  第五迷蝶的声音像一把尖锐的刀,在玉千寒心上扎出无数个血洞。

  “寒哥哥,你说,玉绯烟会幸福吗?”

  “我不介意告诉你,她现在过得很不好!从小被当做傻子,后来被太子退婚,不得不嫁给赫赫有名的暴戾王爷。对了,你女婿还是个断袖!”

  “对了,你还没见过你女儿,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吧!”

  “这画面真是让人憧憬啊!寒哥哥,你说我这个主意如何?”

  说到这儿,第五迷蝶掩嘴笑了起来。
腹黑小狂后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fuheixiaokuang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