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侯门纪事

第1770节

侯门纪事 | 作者:淼仔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方姨妈笑容满面:“和二太太三太太说好,我们轮流进京侍奉老太太,等秋收吧,秋收过冬闲,我们跟着山货车队进京。”

  方明珠恋恋不舍,她又想宝珠,又觉得留下也好。国公府里从老国公夫人到国公夫人都不拿大,只要说是宝珠的亲戚,其实她们正经是邵氏的亲戚,但宝珠带明珠到的山西,国公府里对她们相当热情。

  这里没有人知道方氏母女以前做过的错事,除去一个余伯南,方氏母女见到都板起脸,离开三千里之外,旧事全抹去,过得不要太好。但老太太上了年纪,回去是要考虑的事情。

  来时大船本来在太原附近,现在候在离大同最近的码头。有些河道真不好走,全是纤夫拖上来。这就上船去接念姐儿。

  郡王妃头天接到快马报信,送女儿到船上。谢氏听说要见她,惴惴不安。

  上一回见郡王妃,是她打到房里,谢氏也难幸免。壮着胆子出来,做好看脸色的准备,却见郡王妃谈笑风生,就是对龙四和五奶奶也关怀备至,好似芥蒂全无。

  谢氏和五奶奶就大胆问她哪一天进京,念姐儿过了年十岁,没几年就要成亲。

  郡王妃笑道:“守灵是三年,但母亲临终有遗命,命我守灵一年,命孩子们守灵三年,我下半年进京。”

  陈留老王妃的话,郡王妃没有一天不在耳边。她在陈留郡王妃前年回去侍疾,当天到,当晚就她说。

  年老的人满腔还有豪情:“我陈留一家系旁枝远亲,代代忠心不敢有误。你不知道,从你曾曾祖父开始,就有进京的心思。直到你这一代,侥幸你有太后,在京中建立府第。我不知道哪一年走,等我走了,你在家里守灵一年,让亲戚们不背后议论。第二年回京去,虽然有好舅爷,但孩子们亲事你得守好,曾曾老太爷的遗命你们完成,把你公公和我的牌位安置在京里,在京里再守两年,让我们也享受一下京里荣华。”

  陈留郡王也答应,萧衍志萧衍忠至少在军中呆三年,郡王妃早回京城。

  这一段不能全说出来,但谢氏和五奶奶也觉得欢喜,一起陪笑:“那京里又多一个说话的人,到时候少不得去姐姐家里打扰。”

  郡王妃说好,谢氏和五奶奶更有底气,虽说姑母好宝珠好,但让娘家人说的好似逃难,胡思乱想一通,有时也担心。

  龙四趁机邀请郡王妃进京前往家里走走,郡王妃也欣然答应。看上去一片和气,大船开动,直到看不见,郡王妃回府,龙四回家。

  执瑜执璞这就放了风似的,把老国公的压岁钱给念姐儿,就带着龙显贵龙显兆头在甲板上乱蹿,见哪里风景好,说一声停船,带上马下船去蹦哒。

  龙书慧按母亲教的,进京是为定亲事,念姐儿怎么行事,她就怎么行事。

  见弟弟们从早到晚的玩,就嘟嘴儿:“又淘气了,姐姐管管吧,母亲和大伯母也是以姐姐为主,姐姐说话才管用。”

  念姐儿抿唇笑:“我说也不管用,得太后说最管用。”对龙书慧眨眨眼:“知道太后怎么说吗?”

  龙书慧毕恭毕敬。

  念姐儿学着太后的口吻:“太后会说,不要拘着,随他去,随他们。”龙书慧没敢笑,谢氏和五奶奶好笑。

  外面甲板上欢呼声出来:“打鸟,打那只,孔管家打得多,”关安吼道:“谁说的,我是没出手。”

  念姐儿嫣然:“随他们去吧,反正咱们也不急着进京,去年出京以前,舅舅把衙门里地图拿出来给瑜哥儿璞哥儿看,哪里是好玩的,能玩的,对他们说过,咱们啊,看来是要在船上过春天了。”

  江岸上,一片新绿已出头,让人赏心悦目。龙书慧放下担心:“这样倒也不错。”

  …。

  二月底宝珠收到孩子们回京的书信,有一件事情她为了难。来见袁夫人讨主意。

  “大表兄不是好人,五表兄误入歧途。孩子们小,嫂嫂们不知情,不能带误进去。院子正收拾,侍候的人也正在买,就一件我忧心。”

  袁夫人就问是什么事,宝珠还有忿忿:“大嫂和五嫂守寡,她们肯定是投亲靠友的想法,纵然有心,也不会把灵位带来。要是两个好表兄,我理当安置下来。可是……”

  打心里膈应,宝珠觉得这事情难以大度。

  龙大曾谋害过她和加寿,龙五更是害的边城受灾,还给他们受祭拜,宝珠叹气,这事情真难办。

  袁夫人从来不是那爱当媳妇家的婆婆,寻思一下,就有主张,但是不肯勉强宝珠。

  再说宝珠太可人疼,袁夫人柔声先夸她:“这是你想的太周到,才想到孩子们年节的祭拜上面。你不安放,也有道理。大嫂五嫂也没得争执。你安放,是你的心。你心里不情愿,先放下吧,不要把你拘出病来,我和老太太可心疼。”

  宝珠就嘟个嘴出来,自己去想,还是生气。想去问问袁训,怕惹出他的一片生气。二月公文增多,王爷萧观和陈留郡王分两路,离指点地方不远,准备一左一右夹击高南,报大前年他们增援苏赫之仇。

  袁训这个尚书当的,愁粮草愁路线,什么都得筹划,每天只睡不到三个时辰。

  宝珠不能去打扰他,先丢下来不管。想想这两个人,实在也太可气,有什么脸享受?

  正要去寻孩子们玩耍,解开心中这一段忧闷。香姐儿进来,佩着个鱼荷包,绣得精致如真的一样。

  宝珠一见就什么烦恼也没有,叫女儿到身边,抚摸她的鱼荷包:“你喜欢这个吗?”

  “喜欢,母亲过年给我的,我每天都要佩这个。”

  宝珠把女儿搂到手臂上,哪怕有无数对龙大和龙五的不满,也让香姐儿的一句喜欢给弥补。

  她亲着香姐儿,香姐儿自觉得受到更多的宠爱,格格笑得很开心。她哪里知道,这其实是个对鱼荷包,那一个在她的小夫婿手里。

  相对的爱好,会有共同的语言。宝珠在每听到香姐儿说好,就仿佛见到二妹恩爱的未来,就像三妹那样。

  一对曹操从外面一晃而过,两只小手扯得紧紧的不松开。

  ……

  袁训在自己书房里,他最近只有在自己书房里才能静心。哪怕有一个人打扰,也会让他烦躁不安,还得强自按捺,对他来说也蛮痛苦。

  他瞪着地图不放,高南国以山岭居多,地气温暖,瘴气横生。说有几个城,不如说有几个岭。

  如果强攻,死伤难料不说,路远又援兵难迅速赶到,是个难题。

  再说在高处,攻到一处,周边援兵到来,把姐丈和王爷抄成一锅好汤水。

  尚书是个最喜欢出奇兵的人,对打仗不死人,尽量少死人最上心。他人不在地方,但心早就去了。

  怎么打?每天脑子里就转着这个,满脑袋全是地势和输赢。

  天时在哪里?

  人和又在哪里?
侯门纪事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houmenj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