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流光惊梦

第10节

流光惊梦 | 作者:僵尸嬷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她叛逆心起,轻轻嗤道:“你们的意思,生下来,让我养是吧?”

  许芳龄愣了愣,岳海尴尬一笑:“哪有?”

  她耸耸肩:“那你们问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要生孩子,你们该考虑的是自己要尽的责任,管我干嘛?”

  许芳龄说:“你是家里的一份子,问问你的意见怎么了?”

  “我没什么意见,”许亦欢道:“但千万别说是为我生的,我没这个诉求。”

  许芳龄脸色很难看,岳海摆手劝道:“算了,亦欢不同意就算了。”

  谁不同意?许亦欢听着很不舒服:“难道非要我承诺照顾弟弟妹妹,你们才愿意生?不然就是我不同意?你们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干什么?明明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跟我有关系吗?”

  许芳龄闻言顿时气得面红耳赤,当即站起身,手指指着她:“你真让我刮目相看,现在就和你没关系,以后怕是更不敢指望你了!放心,我老了会去住养老院,绝对不会麻烦你,我就当自己养了条白眼狼!”

  说完,她气急败坏地回到房间,“砰”一声关上了门。

  许亦欢憋了两汪眼泪,蒙住被子,狠狠用手背擦掉。

  接下来的几天,许芳龄对她摆尽脸色,一日三餐做好饭,给所有人盛汤、拿碗筷,唯独少了许亦欢的那份。

  收衣服也一样。

  晚上许亦欢闷在卧室,听见客厅传来夸张的谈笑,而当她出去倒水,那笑声立刻有意地冷却掉。

  怎么形容这一切呢?随意动用自己的权威,拿冷暴力威慑孩子,是某些无能的家长惯用的手段。他们无非仗着孩子尚无生存能力,需要依靠他们为生而已。

  这个年过得没滋没味,沈老太太待不惯,初五搬去岳琴那儿,之后又很快回到乡下老家,不喜欢住城里。

  这天晚上,许亦欢洗完澡,正在卧室写作业,外头传来那两人的对话,许芳龄做了宵夜,岳海说:“给亦欢盛一碗吧。”

  许芳龄轻飘飘地说:“不用,我们自己吃。”

  岳海说:“跟自己女儿生什么气呢,我去叫她。”

  许芳龄冷哼:“她是大小姐么,吃宵夜还要人特地去请啊?”

  许亦欢深吸一口气,打开电脑里的音乐播放器,戴上耳机,继续做题。

  好在很快开学,可以稍稍喘息。

  岳海年后便没有再去许永龄的公司上班,他和几个朋友合伙开厂子,做的仍是家具生意,投资很小,规模也不大,但是用他自己的话说,肯定比给别人打工要有干劲多了。

  许芳龄为了给他撑面子,买下一辆国产车,虽然价格还不到五万,但好歹是四个轮子,岳海仿佛扬眉吐气一般,自然就把生娃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许永龄却气得够呛。

  “一个小破厂的小股东,居然好意思叫‘岳总’,你没看见他最近得瑟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身家上亿呢。”

  许亦欢对舅舅的抱怨习以为常,一如既往地听他发泄,没有吭声。

  许永龄哼道:“车是你妈买的,投资开厂的钱也是你妈给的,他这软饭可吃得真舒坦呢。哦,听说他们两口子还准备再生一胎,我立刻把你妈臭骂了一顿,她都这么大岁数了,高龄产妇,凭什么给他生孩子?生下来他养得起吗?”

  许亦欢说:“以前他们一直没有打算要孩子,不晓得怎么突然又想生了。”

  许永龄说:“前几年岳海年没那心思,现在三十几岁,有想法了呗。呵,他不是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吗,我听你妈透露,岳海觉得你和他不亲,以后肯定不会给他养老,所以才想要自己的骨肉。”

  许亦欢撇了撇嘴。

  “还有件事,你得上点心。”舅舅说:“他们结婚的时候,我曾经提议,让你妈把现在住的这套房子过户到你的名下,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嫁妆,这样岳海也没话说,但你妈怕他多心,居然一直不肯办!”

  许亦欢明白,舅舅出钱买房给她们母女,是心甘情愿,但这房子变成许芳龄和岳海的共同财产,他心里始终很不舒服。

  “等着瞧吧,如果将来离婚打官司,你妈就知道后悔了。”

  “离婚?应该不会吧?”

  “现在不会,以后可说不准。当然了,如果岳海能够混出头,还对你们那个家不离不弃,我当然乐见其成。毕竟你妈身边又不能少了男人。”

  许亦欢心里刺了一下,真不知许芳龄听到最后那句话,会不会感到羞耻。

  ***

  也许因为春天的缘故,也许因为家里气氛压抑,三月即将过去,许亦欢的心情一直不怎么美丽。

  这学期第一次模拟考试成绩下来,没什么进步,许芳龄对着她的脸色愈发难看。许亦欢有些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不是学习的料,这样的成绩,将来只能上一所三流大学,混个文凭罢了。

  如此一想,竟有了自暴自弃的念头。

  更郁闷的是,江铎这次又考的不错,许亦欢偷偷按照分科成绩给他算了算,又比照去年各名校在本省的录取分数线和招生名额,虽然不知他在全省排名如何,但考入前十的985应该很有希望。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许亦欢很纳闷,平日也没见他有多么刻苦学习,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打球的时候打球,一点儿也不像个书呆子。

  脑袋怎么长的呢?

  还是说他掌握了某种高效率的学习方法?

  许亦欢很好奇,但从没有问过。

  除夕那夜以后,她感到某种微妙的变化,不知为什么,每每想起他在深巷的月光下看着她的神情,就觉得很不自在,心里发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但越是这样,越是神经敏感,因此总能在人群中捕捉到他懒散的目光,有时在楼道或走廊遇见,擦身而过,他会伸手推推她的脑袋,算是打过招呼了。

  凭什么他就这么自如呢?

  许亦欢很郁闷,感觉像猫捉老鼠。

  江铎就是那只假笑的猫。

第13章

  这日周三,临近中午,许亦欢又在操场上看见江铎。

  原本上午最后一节是语文课,因老师临时开会,与下午的体育课对调,于是就这么和三班不期而遇了。

  今天老师让练铅球。许亦欢有些心不在焉,注意力总往隔壁篮球场飘。三班自由活动,男生们组织打球,女生们围在场边观赛,不时传来欢呼和呐喊,夏日热潮提前扑面而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对比去年,江铎好像又拔高了一些,站在一群男生里竟然那么显眼。

  篮球赛一场四节,到第二节 时对方球员犯规,许亦欢看见江铎准备罚球,他脱下校服外套,随手扔在场边,地上有点脏,邱漫捡起,拍拍灰,自然而然搁在手腕里。

  许亦欢提起一口气,猛地扔出铅球,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砸出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骄阳当空,愈渐毒辣。

  临下课,哨子吹响,球赛结束,江铎随手扯扯汗湿的校服,走到场边,邱漫递上矿泉水和纸巾,一边看他仰头把水往脸上冲,一边抱着外套等在一旁,有说有笑的,也不知什么事情那么高兴。

  许亦欢觉得这场景何其眼熟,俨然就是初中时的自己和孟嘉浩啊……暧昧不清,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里,突然感到不爽,至于生气原因,她左思右想,大概是嫉妒江铎过得如此春风如意吧。

  许亦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有种莫名的敌意,稍微深想就愈发不对劲,她敲敲额头,提醒自己务必清醒一点。

  ……

  晚自习,化学课,讲月考试卷。

  因为明天是清明节,学校放假三天,大家都有些心神荡漾,期盼着快些放学。

  许亦欢更是听不进去,从抽屉里翻出一本小说,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底下翻一页,看两眼。

  化学老师名叫李跃平,四十出头,为人严肃,几乎只和成绩好的同学打交道,对于成绩不好的,只要不在他眼皮子底下捣乱,他也不太搭理。

  许亦欢做贼心虚,总觉得李跃平的视线往这个方向扫,吓得她不敢再做小动作。

第一节 课下课,王简嘲笑她说:“你也太蠢了,鬼鬼祟祟的,一只手还放在抽屉里,他在讲台上一眼就能看穿啊。”

  许亦欢拖着下巴:“那我还能怎么办,讲题实在太无聊了。”

  “笨啊,”王简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就把书摆在桌面上,他肯定以为你在看卷子呢。”

  “有道理。”

第二节 课,许亦欢果真把小说摊在桌上,右手执笔,不时地动一动,假装在写字。

  好刺激。

  谁知小说没翻两页,一个粉笔砸到面前。

  “许亦欢。”

  她心里咯噔一跳,从书里抬起头,看见李跃平朝她走来。

  “胆子不小啊,上节课偷偷看,现在明目张胆摆到台面上了是吧。”

  “……”

  “把书给我。”

  她颤巍巍交上去,听见他说:“下课来我办公室。”

  完了。许亦欢万念俱灰地转头望向王简。

  “咳。”他干咳一声别开了脸。

  ***

  晚上九点二十,下课铃响,二中放学。

  许亦欢问自己,她是有多蠢才会相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种话。

  “我错了,我错了,”王简恨不能给她跪下:“放假回来给你买烧仙草,再加一份鸭脖,行不行?”

  “不行!”

  “姑奶奶,我真的错了……”

  “许亦欢。”李跃进皱着眉头在门口催她:“来办公室。”

  她欲哭无泪,狠狠捶了王简一拳,苦着脸跟上,心想这下死翘翘,肯定要给家里告状,许芳龄听了还不知会怎么摆脸色呢,她想到那场景就害怕。

  万念俱灰,真的万念俱灰。

  走到办公室,只见李跃平把书往桌上一扔,座机挪到她面前,说:“给你家长打个电话。”

  “……”
流光惊梦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liuguangjingm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