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南宋风烟路

第461章 杀伐驰骋

南宋风烟路 | 作者:林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第461章 杀伐驰骋

  林阡手中,向来不独握饮恨刀,也握比敌人大了千百倍的局。

  可想而知,否极泰来的抗金联盟,与乐极生悲的苏家兵将,对战双方这一相逢,侵略的那一方是怎样的溃不成军弃甲曳兵而逃:

  还未及响应远方苏慕离的长驱直入,散布在各个暗处的张秋等奸细,就已经被震呆在从天而降的魔军与天骄兵马面前,坚固的堡垒上突然旗帜竖起,懒散的气氛被杀戮惊醒,猝不及防,惟能够死在梦里!

  而苏慕离,同样也勒马于桃源村口还来不及反应,就见两路人马包抄过来欲撤不及。左边依稀是林家军的辜听桐和郭子建,右面则是盟军的李君前与海。瞬间,桃源村的暗夜忽然亮起连营的光,星火之势以燎原,不可向迩!

  与此同时,本就没有藏匿行踪、一直在侧虎视的金北前十,也没有再选择隔岸观火或增兵援助的机会,被削弱了的警戒和谨慎,和被激化了的求胜欲和被转移了的敌意,宣告了这次金北同样也被林阡狠狠摆了一道!此时与天骄、林阡、厉风行、柳五津亲自率领的一众劲锐正面交锋,已经不大可能抽身去救苏慕离的命。轩辕九烨、楚风流、叶不寐、罗洌,才该是阡最想为盟军击溃的顽敌……

  早该为盟军和林家军,泄了这几个月的愤!

  兵者素来为凶器,刺破这江山如画。

  若还嫌兵刃迟钝,则以血代为杀戮。

  多少英豪,被光甲兮跨良马,挥长戟兮彀强弩。

  蛰伏了太久的激越战意,该彻底朝着最恰当的敌人挥霍!林阡此刻,既是以王的名义为魔门驱除外虏,亦是以主公的身份为联盟而手刃仇雠!

  他是沙场最烈的战火,所以金人一近则飞灰。

  天空飞旋着一只鹰,它对这里似曾相识,甚至在回味着,战斗该有的声音。一掠而过,划过生死一线。

  桃源村里。

  苏慕离的刺刀和他的目光一样锋利,然而他的战马却发出一声哀鸣。是败马号鸣。

  “想不到,身为集合体的抗金联盟,竟然如此……无懈可击!”苏慕离战衣残破,又一次败军之将。

  “同仇敌忾,当然无懈可击。”李君前冷笑而回应,逆风扬鞭,却是战无不胜。海面色中同样写满对苏家鄙夷:“盟军同样也没有想到,竟因为一两个暗处的败类,坏了一整个联盟!”

  随着苏军被包围,厮杀声激烈四起。这里的盟军和林家军,同样以最爽快的方式质问并羞辱了苏慕离:为何他林阡不能用猛虎看家?!他林阡帐下,向来到处是藏龙卧虎!

  数月以来,再没有哪一场冲锋陷阵,比这一个日夜的更加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痛快淋漓!

  日上中天,战势已一目了然。

  大战之余,徐辕与林阡在阵前对弈等候捷报,倒也同样杀了个不亦乐乎。

  “多年来,还是第一回与你并肩作战。”徐辕说。

  “却其实,天骄每时每刻都在与我并肩作战。”林阡微笑。

  “胜南,原谅我。”这一刻,徐辕全然愧疚之情,“兴师问罪的错误,搅乱了你的大局。推波助澜的那个决定,更是……罪大恶极。”

  阡摇头:“罪魁祸首,只是那留书失窃。”

  “对了,听说那一封留书里十多个方向,分别对应着十多个荡平川北的策略?”

  “哪里,我心想,这留书写了十多个策略一定足以打动你,只要你再不追究吟儿的事,我也可以放心地去川北刺探军情。就算万一落在敌人手里,也可以迷惑动摇加威胁。”林阡一笑。

  “果然行事周全,而你的留书,你认为范遇一定看得懂。”

  “可惜,终于还是失窃了。这一失误,归根结底在我。”阡自我认错,“试想我若是个优秀的细作,不可能留书的时候百密一疏,明明考虑到有落在敌人手里的万一,还留它在了军营里不告而别。整个盟军,就败给了这万分之一的可能。”

  “试想我若是个优秀的细作,也不可能在自己精挑细选的人马之中,还存在着不止一个的双重细作。”徐辕叹道。

  阡一笑,早便谅解了他:“只怕是因为你与我,都不当细作很多年了吧。”

  “也有可能,是心里都有着别的牵挂……”天骄说,“你为了她而忐忑,正如我为了你而忐忑一样。”

  阡的表情忽然凝固:“天骄,能原谅她吗?前日她发动的内战,完全是为了我。”

  天骄叹了口气,一直没有回答他。

  恰在此时,诸葛其谁带着个戴着斗笠的人上得前来,徐辕立即让了位置给他:“师父。”正是获救的落远空。

  双方未曾交谈。落远空一旦坐下看见林阡,便执了徐辕适才放下的棋子与之对弈。不过片刻功夫,林阡已然胜之。徐辕面上极尽喜悦,林阡也面露笑容向他见礼:“师父受苦了。”

  “廉颇老矣。”落远空叹了口气,“竟几乎被那张秋一人,提前终结了我的细作生涯。”

  “海上升明月,差一点便遭逢大劫……”天骄点头。

  “所幸他为了不暴露出他冒充我,未曾对我的下线下过手。”落远空说。

  “不过经此一役,海上升明月恐怕也是百废待兴了。”林阡提醒说。

  落远空点了点头:“幸好有与你二人在最危难时候确定身份的‘对弈之辨’,否则不堪设想……”

  原来落远空当年为了防止有一天真的会被人取代而以假乱真,所以与林阡、徐辕两人都有对弈时确定彼此身份的依据——

  世间恐怕只有落远空一个人,下棋能够输给林阡。

  林阡看着棋局,忽然想起当夜吟儿在他面前堆出的黑黑白白,不经意间一笑:吟儿,这一战的关键,其实也是你提醒我的啊。

  徐辕觉察到他这有意无意的一笑,包涵了太多的宠溺和幸福,明白他一定是为了吟儿,不禁叹了口气。

  “诸葛军师,我师父就先麻烦你来照料了。”阡压低声音,对诸葛其谁吩咐。

  徐辕目送落远空远去,转头对林阡说:“据说苏慕离与二师兄阵前刀战受了重伤,正被三师兄和海将军率军追歼,苏慕霖也已经死了。不过二师兄的伤势也不轻,不适合再留下来作战。”

  望着桃源村的炊烟里青色中掺杂着无数黑,彼战惨酷,可想而知。

  “不如让二师兄回到留守之处,由向将军护卫。”阡点头,“有君前一人,足以灭尽苏家余党。”

  半刻之间,厉风行、柳五津等人亦纷纷捷报频传。
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nansongfengyanl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