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女为悦己者

第10节

女为悦己者 | 作者:御井烹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大家的思维速度都是差不多的,领悟到了胡悦的用意,先后转头去瞄师霁,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技术好、后台硬,长得又帅,师医生一向是强势得不得了,只有他给人家气受,忽然间栽了这么一跤,这时候感觉怎么说都不得体。

  但……

  望着他那难得呆滞的眼神,微张的嘴……

  一声响亮的窃笑,然后是几声轻咳,解同和把手放到嘴唇边,猛咳嗽了几声,“不好意思啊,换季,嗓子好痒。”

  师主任的眼珠转动起来,落到解同和身上,视线才一挪开,人群里就传出几声轻笑,他又看回去的时候,所有人却都是正直脸,大家的眼神藏在笑意里,很多人脸部肌肉绷得辛苦,在他的眼神里快撑不住——

  “咳嗯!”马医生用力咳嗽一下,咂咂嘴咬住嘴巴内侧的嫩肉,又清了清嗓子才出面打圆场,“那个,时间不早了,今天大家都有手术的,是不是该收拾收拾去手术层啦?”

  嗡地一声,人一下散完了,不是去手术,就是去洗手间。解同和也溜得快,“有线索记得找我——那个我先走了啊,师主任拜拜!”

  人怂,可看热闹不嫌事大,转过头当着师霁的面对胡悦翘了翘大拇指,这才溜进电梯。

  胡悦:“……”

  等他走远了,她抽抽鼻子,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摸了摸包,又翻翻自己的桌面,“等等,哎——我的肉饼蒸蛋呢?!”

  这时候才想起来,解同和走的时候手里好像拎了个塑料袋……

  “……”被这么一打岔,输家的尴尬多少也缓解了一点,师霁迅速调整过来,“你安排一下,今天跟我一起上手术台。”

  为了不让她跟台,师霁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安排了山一样的活给她做,现在通知她跟台也一样突兀,胡悦问号了一会,但自然不会蠢得问出口,不过她的表情是被师霁看穿了,“你刚不就说我不让你跟台?话里话外,全是在暗示我打压你?”

  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不得不安排她跟台?

  他有这么在乎自己的名气?

  这不等于是说她又赢了一局?

  胡悦迅速地揣测着师主任可能的用意,一边去抓自己的白大褂,跟着师霁一起走向手术层。“可这需要暗示吗?”

  没有闷声发大财,有点高调,但也是有理由的,想刺激一下师医生,看看他的真实用意。

  “你是学不会怎么和上司打交道吗?”师霁反问。

  桀骜不驯的下属到底不敢太过分,“我没有,我不是。”

  “那就闭嘴。”师霁把手里病历递给她,“今天要做的手术,都看看,准备一下。”

  她边走边看,两个人先后走进电梯,师霁按了楼层,沉默的气氛蔓延开来。

  “所以。”他突然说,双眼平视前方。

  “嗯?”

  “那股香味就是你做的肉饼蒸蛋?”

  “……嗯……”

  “做饭很好吃?”

  “……嗯……?”

  胡悦偷眼望去——师医生没继续说话,不过,他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

第13章 最后通牒

  “林晓丽,鼻修复,隆鼻假体穿出皮肤,先取出假体,再重新放置新的I型假体。”

  “万文,垫下巴。”

  “朱培培,鼻综合……”

  今天一整天,手术排了五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求美者都是重度整容者,轻而易举就能看出多处整容痕迹——病历看多了,胡悦也发现,整得越多,回炉就要越频繁,就像是一辆车,魔改次数越多就越要经常返厂。这几个求美者都是十九层最完美的顾客: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说话嗲嗲的,很喜欢豹纹元素,有点不善于沟通,讲明了手术当天必须素颜,却还是化了妆来。“习惯了,不化妆不想出门。”

  她们是有足够理由的,整到一定程度,不化妆看起来就有点怪了,会更不自然。被妆品修饰后反而好一点,可能也是因此,她们几乎每天带妆,卸了妆就更憔悴——不过个个都很会交际,擅长言谈,躺在病床上还不断和麻醉师说笑:师霁不理人,护士和小医生都是女的,也就只有麻醉师一个男性了。

  “医生,帮我好好做呀。”

  “师医生,你塞了假体以后看看效果,不行的话那就下次再来吸脂肪垫,总之我的下颚线一定要清楚——”

  都是专业口吻,但和南小姐不同,配合度极高,对医生也很体谅,一看就是老手。和这种人就真的可以很客观地讨论,怎么把她们的脸做到最好,可以分次做,一点一点达到效果——她们也都听得进去,有钱,不怕手术次数多,也有足够耐心一点点变美。不像是南小姐这种,只来隆一次鼻子,得一步到位,调整到最好。胡悦一整天都耐心地给师医生拉手术夹,旁观他放假体——说真的,整容手术有90%以上都是在放各种假体,硅胶厂商应该把他们供起来。

  隆鼻如果不做鼻基底,相对就很简单,但一旦做鼻综合就难了,得从嘴巴里创立切口,这个手术细,也耗神,一般医生一天最多做三四台,再多就不能保证效果了。胡悦一整天都低着头拉手术勾,旁观师医生操作,的确也学到很多——手术室,口罩一戴,眼镜一套,基本看不到表情,他的脸再帅也都没有用。但师主任在手术室是真有点风采的,他几乎不说话,手底下动作干净利落,切口、塞假体、缝合都做得极有节奏感,假体一次到位,角度可以说是完美无缺,几乎不需要后期调整,和术前方案就能100%的重合。鼻子、下巴、嘴唇……一个个完美的作品呈现出来,叫人忍不住从技术角度一再欣赏——

  “好了,把她唤醒,推出去醒麻醉。”

  师霁说话的时候,胡悦还在欣赏刘丽的下巴:又尖又俏,但绝不是锥子,在下颔角度收尖的基础上,下巴本身却还是圆润的。刘丽本来下巴轻微后缩,双下巴一团肉挂在那里,而且形状偏方短,现在下巴一垫,脂肪垫被撑紧,线条立刻不再松弛,而且三庭五眼比例也好了很多,一下就成了个小美女。让人忍不住抓紧时间多看几眼——也就是现在了,再过几个小时,伴随血液流动,手术区域肯定会有水肿,消肿是个漫长的过程,至少要一个月,整个效果稳定下来的话,得半年左右。

  “师老师技术真没得说。”刘丽被推走了她还有点依依不舍:其实垫下巴,在手术难度来说不大,但怎么选择假体进行雕刻,择定术后效果,那就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了。这里面蕴含的学问,胡悦的确感到迷人,而她也确实才刚刚入门——就像是每个初学者一样,充满了热诚。“今天真是收获大了。”

  中间朱培培的鼻综合多花了几个小时,这会儿已经六点多了,大家都急着下班回家,麻醉师把患者推到苏醒室,没轮晚班的护士做鸟兽散,胡悦和师霁也脱了手术服和口罩,在洗手台那边刷洗自己:职业习惯,虽然戴了手套,但下台以后还是忍不住要多洗几遍手。师霁瞟了胡悦几眼,像是不相信她能吐出象牙,“你像是挺高兴?”

  “当然高兴啊,终于能跟台了,还学了不少技术呢。”

  拉了一天勾,身体累着了,可这活不用脑,思维还是很敏锐,胡悦一下紧张起来:师霁这是预测她跟完手术会不高兴?为什么?

  这对师徒就像是死敌,对彼此的戒备是不用多说的,胡悦脑子一下跑到超频,运转了半天也没想出她为什么会沮丧,“您是觉得我会累着吗?我没那么娇弱。”

  师霁撇撇嘴,就像是每个奸计落空的反派一样酸溜溜地说,“给那个什么南雅做个鼻子,你都快哭出来了,林晓丽和朱培培的鼻子你怎么不哭了?她们过度整容的程度难道会比南雅低?”

  南小姐不必须整容,原来是他们俩的共识。胡悦先怔,后恍然大悟:和着他还是想赶她走,以为她不适应这种过度整容的氛围,故意带她上台,是让她认清自己不适合这行的‘事实’,从而知难而退?

  Nice Try,她抽抽嘴角,不否认师霁某程度是说中了。

  “你说得对,我是不喜欢这种非必要的医疗——”她大方承认,“整容始终是一种侵入式治疗,对人体肯定会产生后续影响,过度整容就和过度医疗一样,每个医生都不会太喜欢。我想,师主任也是一样。”

  她睁着圆眼睛凝视着师主任——胡悦也许是少数几个注视着师霁也不会脸红的女人了,师主任撇撇嘴,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但终究没否认她的说法。

  “只是,对每个医生来说,过度整容的判断标准也不同而已。比如师主任,你的标准就比我宽松很多,”胡悦乐观地说,“而这个标准是否重要,还要看医生和病人的沟通,我相信,只要足够努力,最后肯定也能取得和谐。”

  “……对你来说,这世上是不是没有努力做不到的事?”师霁像是也受不了她的正能量,他有些抓狂地问。

  “当然有,不过很少吧。”胡悦对他绽开温情暖意的微笑,知道自己好像又一次占了上风,“在整容科跟着师主任工作,这肯定不算在内就是了。”

  在规则范围内,上级医师能做的终究有限,师霁的招数被她见招拆招,似乎终于到了极限,他垂下头捏着眉心,沉沉地叹了口气,“行,我服,我服还不行吗?”

  胡悦顿时笑靥如花。

  “——我会直接和周老师说,”下一秒师霁的话就让她从云端跌落。“让他把你调到马医生组里——你是挺厉害的,小姑娘,不过你可能还没学会这世界最残酷的真理。”

  他冲她亮出白牙,笑得很有杀气——看起来,直接对周院使功夫,对师霁来说恐怕也要付出一些让人肉痛的代价。

  “面对绝对的实力——努力也不是保护伞。”

  “这——可——我不能接受!”胡悦脱口而出,追着师霁的脚步急急地走出手术室。“师医生,我——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早点当上住院总——”

  “这关我什么事?”师霁迈着大步在前面走,胡悦小碎步在后头急急地追,急得眼圈泛红,在电梯间还差点撞到师霁的背。他扫她一眼,忽然又改变主意,抛出画饼,“不过,如果你肯乖乖配合转组,我也不是不能考虑和张主任打个招呼。”

  整个十九层大部分时间只会有一个住院总,怎么协调,除了各组长以外,也要看张主任的心意。虽然分到马医生组里,但如果有师霁和张主任的力挺,要弯道超车早日三级跳,倒也不是不可能。可胡悦又怎么能满足于一句承诺,“可是,师主任——”

  “……别做这个表情好吗?不是美女就别撒娇谢谢,丑人没有这个权力。”

  “又说我丑?”

  两个人夹缠了一路,从电梯闹到住院部,胡悦还不甘心,依旧与师医生的决心顽强搏斗,“我哪里做得不好您说,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你做得挺好的,真的,但我就是不需要带助手,太烦了。”

  “我绝不会让您烦的,没我您才烦呢。”

  “怎么可能!你怕不是要去看看心理科,自信心这么强是有心理障碍吧?”

  还好,已经是晚饭时间,该下班的大医生早已走得一干二净,住院总和要加班的住院狗都去吃饭了,护士大率也在休息室里吃晚饭——整容室这边住院部人一向少,大部分病人都是下了手术台就回家。今天面部结构这边要住院的病人很少,更是没人了,一般就留一两个夜班护士。办公区这边,长长的走廊都没有人,这对说相声般的搭档才没惹来更多侧目。——也还好戴韶华是不在,不然胡悦真不敢保证她听到师霁的方案会不会当场气爆炸。

  “但我的确很有用啊——”

  她跟在师医生背后苦苦地自我推销,一路尾随到办公室门口——师医生是回来拿包换衣服的,他当然不需要留下来加班。师霁刚开门,胡悦就闪进去为他开灯,口中还说,“您看,现在我就很有用,我能为您——喝!”

  视线刚转到房间里,她就反射性地跳了起来,没说完的话化为一声惊呼,抽在喉咙里。胡悦左右看了看,有一瞬间感觉自己正在做梦,但又迅速冷静下来,认清现实。

  不是做梦,房间里的确有两个男人,一坐一站,在办公桌后头,平静地面对着师霁和她。

  坐着的男人看起来很眼熟,像是不久前刚有人对她展示过照片,他们手上都拿着——枪。

  枪口当然对准了她和师霁,胡悦偷眼看了一下她上司,师霁看起来也非常冷静,双手自然下垂,整个人静止得就像是雕塑。

  “别说话。”站着的男人说,声音里透着警告,接下来非常制式化地扣下了安全栓,手指移到扳机上。

  胡悦举起双手,点头如捣蒜,男人对她别别枪口,意思很明显,叫她去关门。

  门很快被关上了,胡悦慢慢站回原处,她的动作很小心也很安静,丝毫也不想挑战任何人的底线。

  “师医生。”坐着的男人开口说,他的声音有点嘶哑,风度却很从容,只是这从容——是滴着血的从容,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猛兽,之所以还能维持风度,只不过是因为他确信自己还能猫戏老鼠,把局面捏在鼓掌之中。“有个手术想要交给你做。”

  “你知道它是什么——你也知道我要什么。”

  解同和的通缉犯缓缓地说,“我们现在就做。”

第14章 别怕

  “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你要什么。”

  办公室内,第一句话就石破天惊,胡悦惊得差点跳起来——但好在师霁马上就说,“不过从你的武器来看,我猜,你是道上混的?你想要……来找我这个整容医生,你总不是想要来打几针玻尿酸的吧?”

  “说什么鬼话——”

  坐着的是老大,站着的肯定是打手了,他亦不负打手的人设,很容易就被煽惑,刚出言呵斥,就被喝止,“好了,阿涛!”

  阿涛不说话了,但依然很不服气的样子,楚——胡悦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毕竟她只是闪过几眼通缉令——楚先生笑容可掬地说,“明人不说暗话,师医生,警察把网撒遍全市,你不用再假装不认识我楚某人了。”

  “真的假的?”师霁做戏已经做到连胡悦都分不清真假的地步了,他迷惑地问胡悦,“有这事?”

  “之、之前好像是有个警察来过……”胡悦颤声说,她觉得维持一个胆怯的形象比较有利,“可是您工作忙,挂号又归我管,就、就没和您说……”

  这件事就算是圆过来了,阿涛脸色放松了点,手指也不再紧压扳机。楚先生唇边逸出一丝笑意,他语气很和蔼地说,“相逢就是有缘,师医生,情况紧迫,我也就交浅言深了——现在外头风声这么紧,警察是一定要抓到我的。留在国内,我就是个死人了,谈不上什么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我这个人,怕寂寞,黄泉路都想多拉几个人一起走,这次过来拜访,我想问问师医生,有没有兴趣一起上路?”

  阿涛和他默契十足,枪口对准师霁,手指把扳机压得噶嘎吱吱的,犹嫌不足,从腰后又掏出一把武器对准胡悦,粗声喝道,“不想一起死,就好好给我们做个手术!钱不会少你们的,到时候大家一拍两散,你们也留条狗命!”

  这两个人一搭一唱,目的是再明显不过了,胡悦其实也很怀疑他们是否会‘留条狗命’,这样的亡命徒,怎么想都是做完手术一枪崩掉才不留首尾,不过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较这个真根本毫无用处。她脑子里乱腾腾的:这种换脸型的手术两个人怎么做?不做就是死,要做的话,难道还要把更多人牵扯进来?

  解同和说过,这个黑帮老大对整容手术事前就有兴趣,怕是也做过一定程度的了解,不然亦找不到师霁头上。他的情报没错,楚先生和阿涛是带着基本方案来的,几张照片被甩到桌上,“就照着这个人的样子整!”

  在阿涛的虎视眈眈之下,眼神交流都不怎么方便,胡悦和师霁对视一眼,想动,但师霁眼里闪过一丝严厉神色,似在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他自己走上前去拿照片,擦肩而过时低声、快速又含糊地从嘴边飘出一句,“别说话!”

  “——楚……那个楚先生是吧,我不知道你对整容手术有没有了解,”拿过照片看了几眼,师霁一开口,又是熟悉的门诊腔调,他像是已找准了角色,很自在地在待客沙发上坐下来,办公室里的氛围为之一变——阿涛有点不快,但要开口前,被楚先生举起手止住了。“你要做的这种大整容,有点像是烧伤术后修复这种,毁容后全脸重建的级别了。你选了这张照片,不管是什么理由吧,从解剖学的角度来说,至少要动一次和骨头有关的大手术,这种手术不是说即做即走,是需要住院和术后观察的,否则如果出现感染的话,那是会死人的——”
女为悦己者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nvweiyuejiz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