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我家封叔叔

第10节

我家封叔叔 | 作者:十月当归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封欣买了不止一串鞭炮,傅念恩见她连点了两串鞭炮后也开始跃跃欲试起来,闹着要去试试。

  封路铭本想阻止,可傅青林那边已经把身上的打火机递给了傅念恩,他想开口的话也全被堵了回去。

  傅念恩从没点过这种鞭炮,没什么经验,拿着打火机点了好几次都没把引线给点燃,一时有些挫败。封欣一看,上前去给她传授了一点经验,这次她倒是一点就着了,只是往回跑的时候没跑几米远就一不小心给摔地上了。

  傅青林急忙跑过去要把她给扶起来,没想到有人动作比他更快。

  傅念恩一摔倒地上就暗叫糟糕,可她身上穿得厚,就算真有鞭炮飞她身上估计也不会觉得痛,干脆就躺在地上也不挣扎的装死,直到有人一把将她抱起来护着她往旁边走。

  傅念恩一闻这身上的味道就知道是谁,一边听着鞭炮的响声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

  封路铭带着傅念恩走到一旁后,原本准备责备她几句,可是低头就见她傻乎乎的笑,一时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连他都觉得鞭炮声太响,抬手便捂住了她的耳朵。

  封欣和傅青林那个角度远远的看着,就像是封路铭把傅念恩给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傅青林好笑道:“我看念恩是真被吓到了。”

  封欣却在一旁沉思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封欣冷哼一声道:“我小叔都说了我不是仙女,只有仙女才玩仙女棒。”

  封路铭:在我眼里,的确只有一个人能叫仙女。

  封欣:呕——

第16章

  高中的最后一个寒假一过,傅念恩一回学校就感觉到了来自高考的压力。教室后方的黑板上每天都记录着距离高考还剩下多少天,连平时总是和班上同学嘻嘻哈哈的班主任熊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考试变成了家常便饭,老师讲课拖堂也没人再抱怨,就连课间休息,傅念恩抬头一看,班上出去玩的同学也很少,大多都埋着头在看书做题。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就是平时不那么热爱学习的学渣们也开始奋发图强,就更别提傅念恩这种本身学习成绩还不错的。

  傅念恩每天晚上从学校回到家里后,再也不用傅母催促和监督,她自己就会看书看到深夜,到后来变成了每天晚上傅母催促她睡觉。

  傅念恩自己心里也清楚,她现在的成绩读帝大应该问题不大,可想要读好的专业恐怕还是不行。虽然只要她能够上线,她们家肯定能够想办法让她读最好的专业,可她还是想要自己拼一拼。反正也就剩下最后几个月了,她努力一下才不会后悔。

  而高三下期一来,易兰便开始时不时的缺课。她早就决定要参加艺考,依照她现在的文化课成绩,文化课的分数线肯定能上,可专业分就不一定了。为了能够更有把握的去参加艺考,易兰家里还是帮她专门请了名校的老师来指导她。

  傅念恩和易兰几乎从幼儿园开始就形影不离的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人读书基本上都是一起上下学,突然没有易兰陪在身边,傅念恩还是挺不习惯的。好在现在复习就已经占用了她除了睡觉以外的大部分时间,倒是没那么空去惆怅她和易兰好像已经几天没见面的事。

  不过也不是班上的所有人都在高考临近前努力学习,比如曾经也和傅念恩、易兰两人形影不离的贺荣熙。

  上学期郁思琪父亲的病情就在不断恶化,哪怕她们家已经卖掉了房子,也得到了身边许多人的帮助,仍旧没能让她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她父亲最后在大年除夕这个家家户户都团团圆圆的日子去世了。

  郁思琪的父亲去世以后,她们家因为治病已经欠了外面不少债,郁思琪的母亲又一直都在家里当家庭主妇,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现在就是想出去找工作也没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而郁思琪即将高考,大学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可以说,郁思琪家里在她父亲去世以后陷入了更大的困境的之中,唯一能让她家里安慰的恐怕也就只有郁思琪十分优秀的成绩了。

  郁思琪家中发生那么多事,贺荣熙没道理不做点什么。傅念恩之前就已经说过他一顿了,现在也不想再多费口舌。只是她也没想到,易兰因为学习专业课时常不在学校后,贺荣熙还时不时的主动来找她一起上下学。

  傅念恩现在是看见他就觉得生气,一开口就怕和他吵起来,就算见他走在自己身边,也不想主动和他说话。

  贺荣熙却还故意凑上来问她:“念恩,兰兰决定读什么学校了吗?”

  傅念恩瞥他一眼却并不想理他,见他一直盯着自己不放才回道:“艺考都是学校自主招生,又不是兰兰想读哪个学校就能读的。不过我也知道她的,肯定还是想尽量留在本市。”

  她说完后又忍不住讽刺道:“兰兰想上好点的学校还是很容易的,你真有这时间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你现在到底想没想好你想读什么学校?”

  贺荣熙不出傅念恩所料的摇了摇头,一脸的迷茫。

  傅念恩叹了一口气道:“熙熙,我之前就已经和你说过这些话了,现在也不想再说,可是我看你这样我真是忍不住了。”帝大附中建校历史相当悠久,两人走的小道两旁都是栽种了多年的老树,老树枝繁叶茂,将学校里的灯光阻挡了大半,可黑暗中似乎更容易让人说出心里的话来。

  “熙熙,兰兰的确是很不喜欢郁思琪。一开始我还觉得兰兰有点过了,可是我现在也很讨厌她。我们三个从小玩到大,可是性格完全不一样,但是我觉得我们都挺洒脱的,至少做不出来故意把人吊着的事……”

  傅念恩才说完这句就被贺荣熙给打断了:“念恩,她没有吊着我,她一早就和我说的很清楚了,我只是觉得她们家里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是还没一个朋友在身边帮衬着,她真的没办法过下去了。”

  傅念恩气极反笑道:“你怎么就知道她没有你过不下去了?你是不是把你想得太重要了?要是她真的喜欢你,不可能到现在也不给你一句肯定话。还有你是你们家里的独子,要是阿姨知道你为了一个从头至尾吊着你的人成绩一落千丈,你说阿姨会有多伤心啊。我知道你们家有的是钱,就算你这辈子真的不去学习不去奋斗也能过得好好的,可你真想这么靠家里过一辈子吗?”

  她这时候终于体会到了易兰最近老是想要打爆贺荣熙脑袋的心情,她喘了口气又道:“我妈妈对我很严厉你们也都是知道的,她总是说,我们家里的人都是名校毕业,要是我成绩太差,就是在给家里人拖后腿。其实我知道就算我成绩真的不好,我妈妈也不会真觉得丢人。可哪怕她什么都不说,我一看我三个哥哥的学历一个比一个漂亮,我也就没办法接受我自己太差劲。可你呢,你想想你现在,为了爱情其他都不要了,可你真得到你想要的爱情了吗?”

  傅念恩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喜欢长篇大论的人,可见贺荣熙都火烧眉毛了还没一点醒悟的意思,易兰又不在身边像之前那样时常督促贺荣熙,她实在没忍住把心里的话都说了。说完这些后,两人也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傅念恩和贺荣熙道别以后就上了家里的车。

  好在那晚上傅念恩和贺荣熙谈过以后,他倒是终于不再整天都跟在郁思琪身后了,至少看样子也有想要学习的意思。傅念恩觉得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之后的事情她就是能管也不想管了。

  教室最后面的黑板上的数字从三位数变成了两位数,最终变成了一位数。

  眼见着只剩下几天就要高考了,傅家却因为傅念恩高考的事在餐桌上爆发了一次小小的争执。

  “念恩高考那两天我会全程陪同的,其他的事你们不用管。”傅母十分坚持的说道。

  傅父当即就反对道:“你们医院最近几天事情很多,有不少事还必须你亲自坐镇才行。念恩高考的确是大事,可是也还没重要到这种地步,况且你这样做,无形之中会给念恩很大压力的。”

  傅母却固执已见道:“念恩高考就是最大的事,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傅父摇头道:“费芸,我觉得你过于紧张了。”

  高考的确是大事,可傅念恩觉得高考那两天家里和平时一样就行,根本不需要有什么特殊安排。家里的人除了她已经又跑去国外的三哥和年迈的傅老太太外,还真没有一个人是闲人,根本没必要为了她高考的事折腾人,而且傅父说的很对,傅母过于重视,反倒会让她紧张。

  傅念恩知道她这时候的所有抗议都是无效的,便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傅老太太和傅青林。

  傅老太太忙出声制止夫妇俩的争执,开口道:“我看你们俩都停一停,听一下念恩的想法吧。”

  还不等傅念恩说话,傅母已经道:“她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当然还是要我们当父母的来做决定。”

  傅青林笑着试图和傅母商量:“妈,那两天我刚好没事,我看就我陪着念恩吧。”

  傅母沉吟了许久,最后勉强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她太过坚持让傅父早就不高兴了,可她比谁都紧张傅念恩高考出什么状况,有傅青林这个做事向来稳妥的儿子来照顾傅念恩,倒也算是不错的办法。

  傅念恩埋着头偷偷的松了口气,要是真的让傅母一直陪着她,她恐怕全程都会紧张的要死。

  高考在初夏时节,帝都今年的天还不算太过炎热。

  傅念恩起床过后,傅母已经把她书包里的东西检查了至少三遍,就怕她忘带东西。

  傅念恩被她已经有点神经质的紧张传染,直到被傅青林带着坐上车时还没有缓解。

  傅青林见傅念恩被傅母弄得也紧张了起来,上车后就开口安抚她:“念恩,别想那么多,平时怎么样今天还是怎么样。我知道妈妈对你是有点紧张过头了,可你也要理解她,她的确是希望你……”

  傅念恩没能听出傅青林口中的其他意味,忙点头道:“我都知道的,还好她没真的陪着我。”

  傅青林笑了笑,发动汽车驶向她的学校。

  到了地方,傅青林又说了几句话给傅念恩加油,这才摸了摸她的头让她下车。

  上午的第一堂考试是语文,傅念恩的语文成绩不差也不拔尖,不过她今天的发挥还算不错,至少做题的时候感觉十分顺畅。

  语文考试结束后,傅念恩不慌不忙的收拾好她的东西,背着书包就往学校门口走去。

  即使最近两天的气温还不算太高,可中午的时候还是闷热难耐,傅念恩到了校门口就发现很多家长都站在这里等家里的孩子出来,面上热得全是汗。

  傅念恩抬头四处找傅青林的人和车,转了几圈却都没看到,直到有人从身后叫住了她。

  傅念恩惊喜的回头,忙小跑着到了来人身前,仰着脸高兴的叫道:“小叔。”

  作者有话要说:  傅母:以为家里老二靠谱,结果最不靠谱。

  傅青林:我用生命在助攻,我容易吗?

  封叔叔:没办法,我也是被逼的。

  傅念恩:嘻嘻——

第17章

  “小叔,怎么是你来了啊?”傅念恩被封路铭带着上车坐好以后,满脸笑意的问道。

  封路铭侧首看了她一眼后回道:“你二哥临时有点事,打电话问我能不能过来接你,我心想你高考也是大事,我中午有空就过来了。”

  傅念恩不曾想被她母亲委以重任的二哥竟然也有不靠谱的时候,不过这时候能见到封路铭她还真的挺高兴的。她也能明白她二哥的想法,就像她当初请家长首先想到的是找封路铭一样,她二哥也怕他这么不靠谱的事被家里人知道会被骂死,自然不敢找家里人帮忙。

  “上午考得怎么样?”上午的考试刚结束,这段路附近到处都十分拥堵,封路铭开车速度很慢,便不慌不忙的和傅念恩聊起天来。

  傅念恩头靠着座椅偏头看着他回道:“还不错,算是正常发挥。”

  封路铭视线看着前方,缓缓开口道:“当初我很早就在国外上学,倒是没参加过国内的高考。不过我想分数并不能真的就去决定一个人的好坏,你尽力去考就行了。”

  傅念恩极少听他说起当初在国外的事,听他说完以后才明白他是在用他的方式让自己不要紧张。她心里暗自想着,真该让封路铭去和她母亲好好谈谈,说不准还能扭转她一些看法。

  从拥挤的车流中慢慢挤出来以后,封路铭将车直接开往了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他在停车的时候向傅念恩解释道:“你中午的休息时间不算太长,我怕送你回家待会儿来不及,就让冯志在这里订了一间房。待会儿我们先在这里将就吃点,然后你就去房间里休息吧。”

  傅念恩没想到他想的这么周到,自然对他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

  封路铭先带着傅念恩到了酒店的餐厅吃饭,天气炎热,两人吃得也十分清淡,封路铭见傅念恩吃得少,还一脸担忧的问道:“因为考试太紧张没胃口了?”

  傅念恩心想本来有点紧张,看见你就不紧张了,嘴上却还只能道:“没有,就是天气热,胃口不太好。”

  封路铭暂且放下心来,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就算不想吃也稍微多吃点,不然下午考试饿了可没办法吃东西。我也知道天气热,可今天我不准你喝什么冷饮,要是下午肚子疼就麻烦了。”

  傅念恩对他的关心十分受用,又在他的注视下多吃了一点东西。不过天气太热倒也的确吃不了多少,后来封路铭也没有过于强求她,见她实在吃不下就带她去休息了。

  封路铭让冯志定下来的是一间套房,这样一来,傅念恩可以在卧室里休息,他也能在外面做他的事,两人互不打扰。

  傅念恩虽说没有太过紧张,可一想到下午的数学考试就还是忍不住找到前两年的真题来看一看。

  傅念恩没看多久,封路铭就来敲门,她忙开口让他进来。

  封路铭手上端着一杯牛奶,放到她手边道:“冷饮今天是不允许了,不过牛奶还是可以喝一点。”他见傅念恩还在看题,便垂首看着她道:“都这时候了,就是多看看书我估计作用也不大。离下午考试还有点时间,还是去睡一觉吧,到时间我会来叫你的。”他说完后,就拉开了床上铺着的被子,又把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升高了两度。明明是和傅念恩说着商量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是毋庸置疑的。

  傅念恩当然也明白封路铭说的话很有道理,她不过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寻求安心而已,可这时候她才发现让她安心的方法不止这一种。

  封路铭一直面色温柔的看着她躺上床,又帮她拉了拉被子,还又看了她一阵才转身离开了这间房。

  傅念恩将头埋进枕头里,又将另一个枕头抱进了怀里。她突然觉得对她二哥有点愧疚,刚才看见是封路铭来接她时,她竟然比看见她二哥还要高兴,而且现在只要一想到他就在外面默默地守着她,心里便像是有东西在发酵一般,又暖又热。

  封路铭怕傅念恩睡太久又睡迷糊了,比他原本预想的时间还要早上一些叫醒了她。

  傅念恩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醒来的时候有一缕头发被她含在了唇间,一侧脸庞还被她睡出了一个红印子来。她被封路铭叫醒后,闭了好几次眼又睁开,如此动作很多次以后才似乎反应过来她现在人在哪里,猛然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封路铭将她前后的所有动作看在眼里,忍不住笑出声来。

  傅念恩极少见他这样外露的笑容,抱着枕头盯着他看了好一阵。

  封路铭见她呆呆傻傻的样子,从她怀里抽走了她抱着的枕头,又顺了顺她乱糟糟的头发,好笑道:“赶快起来,要是再不起床的话,迟到了可不怪我。”

  傅念恩微微颔首,十分乖巧的起床。

  封路铭知道她还要洗漱,便又到外面去等她了。

  傅念恩感觉下午的数学考试如有神助,她觉得她这堂考试肯定算超常发挥了。
我家封叔叔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wojiafengshus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