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余生请别瞎指教

第10节

余生请别瞎指教 | 作者:赵轻寒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很明显的求婚桥段,声势还挺浩大,蜡烛阵外围一圈亲朋好友,再外几圈则是看热闹起哄的路人,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录像。不断有从旁边步行街闻声而来的人,越挤越多,把就窄的路口堵得严严实实。

  江棠棠对这种当众求婚的方式并不热衷也无甚兴趣围观,私心里还是觉得求婚是件很私密的事,要两个人做才有意思。

  她停下脚步,问谢申,“你车停在哪里?”

  谢申报了个地方。

  江棠棠指向不远处另一条路,“往那条小路拐出去再走一段也能到,走吧。”

  谢申点头,随她一起。

  人都聚在那处,这条更窄小的路上出奇安静。

  江棠棠走在谢申左侧,目光落到他左手虎口的伤疤,“你这里是怎么弄的?”

  那天在咖啡馆,趁谢申出去接电话的时候,秦笠兴味盎然和她说起他手上这道疤痕,非说是她小时候放狗咬的。怎么可能,她才不信自己以前是这种反社会人格。

  谢申斜她一眼,随着她所指之处动了动手腕,“不记得了?”

  真和她有关?

  “你当年放狗咬的。”

  “……”

  “缝了三针。”

  “……”

  她会这么问,谢申就猜到是秦笠和她提了这事,毕竟人身上有这么一道小疤稀松平常,一般人不会想着去问来由。

  其实若真计较,当年也不会顺势替她背下黑锅,现下坦言,就是突然有些好奇她的反应会是如何。

  可江棠棠静默半晌,没再搭腔。

  谢申忍了忍,又问:“有什么想说的?”

  她闻言抬眸,“对不起啊。”虽然她是真不记得了。

  谢申睨她一眼,“就这样?”

  “啊?那不然,”江棠棠考虑一番后伸出手到他眼前,“你也咬我一口?先说好,不许咬动脉啊。”

  谢申一把拍掉那只挡住视线的手,“毛病。”径直往前。

  江棠棠追上去,“你放心,这算我欠你的。为表歉意,以后一定会好好呵护你,再也不让你受伤害。”

  “你再说一次,好好什么?”

  “呵护。”

  “过来。”

  “嗯?”

  谢申手掌带风,作势要往她后脑勺去,江棠棠忙改口:“守护,守护行不行?”

  “怂包。”

  昏黄的路灯照出两个拉长的影子。

  两人并肩而走,谢申的影子明显投得比江棠棠远,腿的长度也被拉伸,竟然能占四块大石砖。她低头看着,忽然往前小跑几步,直到地面上的影子齐头并进。

  谢申望她纤瘦的后背一眼,摩挲腕上佛珠,轻不可闻地笑了声,随即长腿跨一大步,他的影子又遥遥领先。

  江棠棠扭头瞪他,“小气。”

  谢申看向她,薄唇微启,“再跑啊。”

  她扣了扣下唇,又往前小跑几步。

  只要她一动身,谢申就跨步。两条影子在地上忽上忽下,你死我活。

  江棠棠抓狂,转个身面对他后退着跑了几大步,在他影子的肩膀处猛踩几脚泄愤。

  谢申缓下步子,毫不在意,“江棠棠,这叫什么?站在巨人肩上的矮子。”

  江棠棠一时语噎,半晌挤出一句:“没人说过我矮,你是第一个。”

  “有一就有二。”

  “……”气得呀,又往他肩上跺了好几脚。

  再抬眼时愣住,只见谢申神色有变,眸间聚了戾气。

  江棠棠心道不会吧?这样就生气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沙哑男声:“你就是谢申吧?巧啊。”

  那腔调,分明透着不怀好意。

  江棠棠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本能地想回头看清来人,蓦然被一只手用力拽了一把。

  是谢申把她拉到身后。与此同时,她看到对面不远处站着三个人,中间为首那个男人手里敲着一根钢筋,看谢申的目光里尽是挑衅。

  江棠棠感受到谢申挡在她前面的身体绷紧,整个人散发出森冷气场。

  那个绿毛她认得,是隔壁街小吃店老板娘的儿子,成日无所事事到处混,已经因为各种打架斗殴事件进过局子几次,他爸不管,每回都是他妈去捞人。

  绿毛显然也认出了她。江棠棠和程陆有时候会去他家的店里吃东西,打过几次照面。有一回他妈被热油烫了手,还是程陆帮忙送去医院。

  他虽然混,倒也还没到六亲不认的地步。有这一层情面在,还是在这节骨眼上对郑岩耳语了两句。

  郑岩原本就是冲着谢申来的,听绿毛替江棠棠求情,烦躁地推他一把,“你他妈还挺怜香惜玉。”转头对着江棠棠冲道:“小妞儿,识相的就滚一边去!不然连你一起打!”

  凶神恶煞的模样令人胆寒。

  江棠棠深望一眼谢申,神色坚定。曾经她年少不懂事伤害了人家,今天还说要守护他来着,于是这一次,心里有了决定。

  “好的。”

  说完就退到一边。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更新晚了,明天尽早更~~

第12章

  江棠棠话音一落地就极其干脆地从谢申身后撤离躲到一旁的路灯边,走时裙摆轻擦过他的裤管。谢申肩头稍动看向她,眉间沟壑微显。

  虽不明原因,但这几个人显然是冲他而来,他本来也不指望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挡事。自保无可指摘,可她撇清自己的举措未免太过行云流水,让他一时间觉得自己刚才急遽将人护在身后的行为很愚蠢。

  江棠棠耸耸肩,“别怪我啊,我们又不熟,我犯不着为了你受伤害。顶多待会儿你被这几位大哥打伤了,我送你去医院,但是医药费你自理。”

  这番话让郑岩心情大好,吹一声口哨哂笑,“瞧瞧,这妞儿可真识相。”单手插胯冲谢申横道:“谢申,也就秦緲那个死心眼把你当祖宗。你今个儿被我打烂了,她知道得哭瞎,我光想想就他妈爽!”

  江棠棠在一旁听出所以然来,意料之中,一个男人找另一个男人茬,总体而言不是为钱就是为女人。

  绿毛的关注力还是有意无意落到她身上,看样子像在猜测她和谢申是什么关系。江棠棠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背在身后的手里却攥紧手机,一下一下轻轻拍打后腰,在等一个不被注意的机会。

  谢申虽然身型够唬人,但这种精英人士的身材多半都是健身房里泡出来的,看着好看,实操起来肯定是打不过那种野路子。

  郑岩那帮人本来跟着他们还寻思着在哪里找机会下手,就眼见他们拐进小路,可谓天赐良机。绿毛熟这片,带着人绕到前方围堵。

  江棠棠他们已经行至一半,前后都离出口很有些距离,外头求婚的喧闹声都听不见了。

  情况那是相当棘手。

  她这种毫无战斗力可言的拖油瓶,要逞一时口头之快,非但帮不了人,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这时候她感谢起舅舅来。程陆那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安全意识特别强,属于每回坐旅游大巴都第一时间扣安全带那种人。但凡涉及此类,从小到大都对江棠棠耳提面命,比她爸还操心。

  她每支手机里都有程陆帮她编辑在存稿箱的报警短信,家里店铺甚至常去的地方都存下地址,一键即可发送。

  可眼下手机在背后,即便是按一下的操作都很困难。如果可以,她想建议各大手机生产厂商考虑增加一个侧键发送紧急短信功能。

  那头的三人逐渐逼近。路灯下细尘乱舞,郑岩提在ば手里的钢筋闪出寒光。

  他抻了抻脖子,对谢申挑眉,“给你个机会,现在给我下跪求饶还来得及。”说着打出个酒嗝,又指使绿毛,“手机拿出来拍啊。”

  绿毛收到指令,把飘忽的目光收回来,低头往身上摸索手机。

  江棠棠没时间去看谢申反应,得到机会不动声色往前挪移碎步,让自己隐到他们侧后方,同时将手机指纹解锁移到腰侧,头一动未动,目光却下落至屏幕,找出短信界面,指尖微颤。

  其实她心里没底,实在是不知道这片区派出所出警效率如何。

  那头谢申神色冷淡,一言不发地捏起手腕,蓄着势。

  郑岩见他动作,嚣张哼声,“怎么,还想装硬骨头?”

  他手里的钢筋棍在地上划一道尖利刺耳声响,抬起就要往谢申胳膊去,蓦然间听得一旁除绿毛之外那个混混叫道:“操,那娘们儿在发信息!”

  江棠棠刚按下发送键,被这一吼吓得不轻,视线一偏对上郑岩恼怒的脸。

  “臭娘们儿,敢耍我,找人求救?”

  江棠棠无所庇护,情急之下一把抱住路灯柱,“别乱来啊,我爸是省公安厅厅长,全国人大代表!”

  郑岩一愣,转头和绿毛眼神确认。绿毛不敢骗他,摇了摇头。

  江棠棠:“……”去你大爷的。

  郑岩恼极,“妈的!还敢糊弄?”

  眼见那根粗长的棍棒调转方向冲她挥来,江棠棠一时愣怔,脑子霎时一片空白。

  电光火石间,郑岩背脊忽然遭到一记重踹,手劲一松,钢筋棍应声落地。

  谢申眼梢微动,趁他身子未稳,抬腿又是一道狠劲对准腰骶,疾步上前掰开江棠棠抱柱子的手收进大掌。江棠棠回了魂,紧紧反握住死都不松。

  郑岩外强中干,倒地嚎叫:“你们他妈还愣着干什么?!”

  绿毛还未作反应,另一个混混就抡起地上的棍子冲他们而来。那棍子有小孩手臂那么粗,招呼到皮肉之躯上真不是玩笑。

  谢申舌尖顶牙关,照准他腰腹间软肋处迅速出腿,把他踹得连退几步。

  绿毛见此情此景,完全不敢上前找打。那个男人却红着双眼不甘心,又几步逼近。谢申料到后招,单手控住对方手腕反向用力一折,将人整个身子都掀翻在地。

  江棠棠没忍住:“哇喔。”

  谢申这才分一个斜眼给她,“愣着干什么,还不肯走?”

  “走走走!”她赶紧拉着谢申的手跑出去。
余生请别瞎指教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yushengqingbiexiazhiji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