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第10节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 作者:苏扶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举止斯文的男人跟伙计说完了话,刚一转回头就看到她在看他,抿着唇笑了笑,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小时候家住这附近,我爸很喜欢他家的赛螃蟹,经常带我来吃。”

  家住这附近啊……简希想了想,她小时候家也住在这附近,可她爸就从来都没带她来过。这么一比较,差距就出来了。

  不过说起方景洲的父亲,简希就重新想起自己的疑惑来——谢佳音说过方景洲出身法学世家,他爷爷是最高检退下来的,他爸爸是D大法学院的院长,虽然说社会地位在那里摆着,待遇肯定是不低的,但这种家庭多半是“安贫乐道”、“固守清贫”类型的,绝对不至于能叫自家小辈随便带着那么贵的表、开着那么贵的车到处乱晃,更别说他自己还是基层法院的一名法官了。

  “在想什么?”方景洲见她托着下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若有所思地看,不禁莞尔。

  简希本来就在发呆,他一问,就心直口快地说了:“我在想,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男人听到她这话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些,“我算是C.N科技的股东。”

  这解释的是今天她会在C.N科技中总部大楼碰到他的原因,也差不多勉勉强强可以解释为什么那时候大家纷纷驻足跟他问好。如果简希没有猜错的话,方景洲应该不仅仅是一位股东,还应该是一位拥有不少股份的大、股、东吧?不过——

  “你不是法官吗?”

  她出去呆了几年,国内的形势变化这么快吗?现在公务员都可以搞副业了?

  “以前是,”方景洲并没有一点回避的意思,坦坦荡荡地,简希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甚至回答得比她想要知道的更多:“不过年前已经提交辞呈了,现在我和区法院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如果一定要给我现在的状态下个定义的话,应该是‘无业游民’。”

  简希:好一个整天开着迈巴赫到处晃荡的“无业游民”啊。

  不过简希觉得方景洲还真是挺有魄力的,看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走到了法官这一步,家里又是那样的背景,虽说未必会有什么助力,但毕竟是内行,总归还是能给他点拨的,方景洲如果不辞职,像他这样起跑线就是很多人天花板的人,前途必定是一片光明。

  “你家人同意你辞职?”

  “一开始也是不同意的,不过最后管不了他们也没办法。”方景洲的口气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就好像什么事情只要到了他身上,都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一样,又提起那个和他形象不太符合的词来:“我叛逆啊。”

  简希:……

  简希:“既然不喜欢,干嘛不一开始就叛逆啊?”

  这话问得有点直接,好在方景洲并没有感到被冒犯,笑了笑,好脾气地回答道:“前二十八年,是为了爷爷活得,从现在开始,为自己活。”

  这话听起来有点五味杂陈的悲壮,又隐隐给人一种“交浅言深”的不安感。简希觉得她们满打满算也没见过几面,关系还不至于好到可以探讨人生的地步,可方景洲对她言无不尽,这叫她略略觉得受宠若惊。

  为了避开这种突如其来的尴尬,简希轻咳了一声,岔开了话题,“你看起来真不像是二十八岁。”

  更具体的说,方景洲身上有一种很神奇的魅力。虽然看起来成熟稳重,但说话的时候眉宇间总是隐隐带着一股少年才有的英气,叫人很容易就模糊了时间感。

  “怎么,你嫌我年纪大?”方景洲微微敛眉,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痛。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太小,懵懵懂懂的未必会懂得他的心思。后来数次相见,方景洲始终迟疑,直到那日在酒吧见到她,才猛然觉得,原来她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原来她到底还是觉得他比她大了五岁,这是个不可逾越的棘手问题?

  简希没闹明白她只是感叹了一句也没说什么感情色彩浓厚的词,方景洲怎么忽然就理解成了“嫌他年纪大”这个意思,交个朋友还有这个要求?那传说中的忘年交怎么办?再说他只不过比她大了五岁,又不是大了五十岁。

  “我不是那个意思,”简希慢慢解释道,“只是觉得你有的时候沉静如水,有的时候又充满了少年意气,本身的魅力很难用年纪判定。”

  好像为了挽回一下糟糕的局面,简希又补充道:“你说的很对,你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各种意义上的有意思。

  既然不是对年龄问题有芥蒂,男人就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长久以来阻碍着他的脚步的障碍物迎刃而解,可方景洲对此并不满足,听她这样说,就展眉笑了。

  “简希,我不仅很有意思,还很可靠。”

  简希:……

  简希:“嗯……”

  感觉今天的对话一直在朝着奇怪的方向飞奔过去,并且很难扭转回来。她只想说她真的已经尽力了。

  不过好在刚刚点的饭菜很快就陆陆续续地端了上来,简希秉持言多必失的行事准则,也没再接腔,只顾低头默默往嘴里添饭。

  “不合你的胃口?”男人见她并不说话,不禁微微蹙起了眉毛。

  “那倒不是,”简希咽下口中的饭菜,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你的口味和我倒是很相像。”

  实际上应该几乎是一样的。简希从小就挑食,口味又刁钻,很少能碰到可以和她吃到一块去的人,上一次没注意到,这次才发觉,方景洲竟然是一个很好的饭搭子。

  “那便好。”

  简希默默地看了那双专注地望着她的黑眸一眼,“方景洲,我今天算是得罪你了吗?”

  “怎么突然这么说?”男人很显然对她突如其来的询问表示不解。

  简希本来指的是刚刚说起来的年纪问题,但看方景洲这个没放在心上的模样,大约是她力挽狂澜成功了,就摇了摇头,临时转变了话题,“那往后遇见好吃的店,可别忘了我哦。”

  原来她是喜欢欲扬先抑,开头说的那么严肃只不过是为了含蓄地表达一下可以约饭的意愿,方景洲松了一口气,见她眼神明亮地将他望着,浅笑一下答应道:“像这样的店我知道很多,以后有空可以一家一家带你来尝。”

  那就说定了。简希确认话题已经成功被她扯回到了美食,弯起眼睛笑眯眯地夹了一口菜。

  见她这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方景洲垂睫轻笑了一声。她大约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步一步走进了他的圈套吧。

  眼前近在咫尺的小姑娘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正笑眯眯地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睫毛长长卷卷的,蝶翼一般在果冻一样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脸上投出一片阴影,柔亮的发丝在日光下显出淡淡的光泽。

  方景洲好像突然被什么打中了心脏一般,蓦地伸出手揉了揉她头顶心上滑滑软软的头发。

  正在吃饭的简希猛地怔了一下,一抬头,刚夹进嘴里的芹菜就掉了出来。

第18章

  男人的掌心温暖干燥,带着一股淡淡的好闻味道,稍稍用了点力,给人一种疼惜又宠溺的感觉。简希直愣愣地将他望着,眼见他微怔了片刻,堪堪地收回手结束了这个略显亲昵的举动,整个人都处于一个懵懵的状态。

  “你在干嘛?”

  然而此时鬼使神差的方景洲已经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自若,浅浅地笑了一下,反问道:“简希,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一只猫?”

  猫?

  简希脑海中迅速一闪而过的是贝贝吃饱了靠着她四仰八叉打呼噜的画面,几乎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虽然她在家确实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但在外人面前最起码还是知道维持形象的。简希觉得自己在方景洲面前也没放飞自我太厉害,怎么他会这么说?

  “我哪里和猫像了?”除了她和贝贝都对美味没有什么抵抗力以外?而且这一点,照谢佳音和乐以阳的讨论结果来看,还是贝贝随她的。

  “也不是说像猫,”见她果然被自己的话带偏了关注重点,男人一只手支着下颌笑了,墨色的长眉微微舒展开来,眼底的情绪很温柔,徐徐地解释道:“是很像小动物,睁着一双圆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毛绒绒的,很可爱。”

  简希顺着他的描述努力地想象了一下,但怎么想怎么都和贝贝脱不了干系,这才猛然醒悟,自己差点就这么被他牵着鼻子带进沟里去了。

  毛茸茸的很可爱?

  所以这就是他突然摸她头发的理由?

  简希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没有毛茸茸,而且我的眼睛一点都不圆。”

  方景洲只是笑笑,没再说话。

  大约是托了方景洲的福,当天下午事情办得非常顺利,简希很快就和C.N科技方面达成了统一,也很快拿到了合作项目的数据。小周是从简希下了方景洲的车子开始脸上就带着一抹“嗷呦呦那是谁啊”的神秘笑容,等到事情办完往回走的路上,自然而然地问起了偶遇方景洲的事情。

  小周本来就是个消息灵通各方八卦都知道的人,好些小道消息简希都是从她那里得到的。但小周有一个好处在于即使知道得多也不会到处乱说,再加上两个人本来就年龄相差无几,小周又一向真心维护她,两个人的关系与其说是上下级,不如说是朋友。小周这么问她简希一点都不意外,不过她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只说和“那个看起来又帅又有气质的大帅哥”是朋友,说完还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

  嗯,虽然没见几次面,但既然对方已经和她探讨过人生了,也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接下来的当周就在波澜不惊中平稳地度过了,虽然和市场部还偶尔发生摩擦,但都不是什么不可调和的大事。简希有信心,当第一次分析结果完成并应用到实际运营当中去之后,市场部同事关于“她们除了钱到底还能干什么”的无名邪火,至少可以熄灭一半。

  谁还不是看着结果说话、受利益驱使的呢。

  至于丹尼斯,自从她在一次交锋中不动声色地透露出自己有随手录音随时留下工作痕迹的好习惯以后,对方就多多少少对她有了忌惮。再加上丹尼斯很快就出差去了外地,整层楼瞬间都变得清净了下来。

  周五的晚上林语出差来D市,是时间灵活宽裕的谢佳音去接的机。虽然说林语一早就在群里扬言要住在谢佳音的家里吃她的喝她的使唤她,但毕竟谢佳音家里还有阿康在,怎么都是不方便的,林语还是一抵达目的地就赖进了简希家里。

  念大学的时候简希还没有养猫,林语是没见过贝贝的,但怎么说呢,贝贝算是社会化比较好的猫了,从小就不怕生。往常保洁阿姨过来打扫,贝贝还一脸好奇地跟着人家走来走去,一会儿歪着头看人家擦桌子,一会儿趴在一边看人家拖地。

  林语刚来的时候贝贝是往简希怀里钻了一钻,微微表达了那么一下害羞的情绪,但等自家主人“嗖”地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直接把他丢下抱住了来人之后,贝贝对林语的感情就从“害怕”直接过渡到了“嫉妒”。在林语从简希怀里挣脱出来当啷来了一句“哟小希,你怎么还养了一只秃毛猫啊”的调侃之后,又转化成了红果果的“愤怒”。

  他才不是一只秃毛猫,他的毛长着呢,还不是被穿白大褂的那个魔鬼给剃了,现在才长出了一点短短的绒毛!

  愤怒的贝贝用在客厅里炸着尾巴大吼大叫地走来走去来抒发表达自己的情绪。

  简希没办法,也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林语,就先变着法子安抚贝贝去了。

  人家不都说家里来了别的猫原住民才会吃醋的吗,怎么她们家贝贝整个一亚洲醋王,连她们大学时代的女神的醋都乱吃啊,跨种族之怒?

  谢佳音跟林语就坐在沙发上看简希半趴在地上又是哄又是求的,贝贝都无动于衷,直到简希无奈掏出一罐罐头来,这才“喵”地一声直奔过来,什么嫉妒愤怒的都忘了,吃完一罐金枪鱼,又是一条好猫。

  “你看,我就说这猫是随主人的吧,乐以阳还非说不是。咱们家小希不就是这样吗,只要投其所好,别管是多大的仇,哪都不是事儿。”谢佳音歪在沙发上说道。

  林语刚下了飞机又舟车劳顿折腾到这儿,早就累得打哈欠了,睡眼朦胧地“嗯”了一声,跟着附和道:“是随主人没错了。”

  本来就是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闲聊,没想到简希耳朵尖,还最擅长一心两用,刚把贝贝哄成一滩软喵,就听见了谢佳音和林语的话,登时就是一愣,忽然想起那天中午在小餐馆里时方景洲的话来。

  林语本来都困得黏糊了,见简希突然蹲在地上不动了,顿时清醒了过来,推了推谢佳音,忧心忡忡地问道:“佳音,你看小希这是怎么了,电池没电卡住了吗,怎么不动了?”

  这是以前她们在寝室里的一个梗,因为简希平时每天都放荡不羁,只有在期末考之前每门课抽出两天的时间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扫一遍就能拿高分,不堪忍受繁重课业的乐以阳在第一个学期后惊为天人,直接说简希肯定是机器人,平时不用学习,紧要关头打开开关录入一下资料就行了的那种。

  谢佳音摸了摸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我看像。”

  “我没有卡住也没有没电,”简希索性在客厅的地毯上坐了下来,眨巴两下眼睛直接问了出来:“我就是没闹明白,你们一个两个三个的,干嘛都说我像猫,不能因为我养了猫就这么说呀,那我要是养个猪,你们还觉得我像猪不成?”

  谢佳音默默补刀:“你以为你不像吗……”

  倒是林语,立刻抓住了简希话里的重点,飞快地反问道:“什么一个两个三个,还有谁说你像了,反应这么大?”

  以前在她们面前简希不向来随她们怎么闹都不往心里去全当耳旁风的吗,怎么今天突然认真起来了?

  还有谁,就是那个善变的男人呗。

  简希耸了耸肩膀,一把将刚被哄好的贝贝抓起来抱进怀里,摸了摸贝贝毛茸茸的小爪子,口气不甚在意,“没有谁,就是一个朋友。”

  贝贝最喜欢简希身上的味道,刚刚一直被忽略,这会儿终于得到自家主人的青睐,立刻欢喜的咕噜起来,简希心一软,抬手抚上他软软的小脑袋。这一摸,也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方景洲摸她头发的时候温暖干燥的手掌、穿过她柔亮发丝的修长手指,以及淡淡的清冽味道。

  撸猫的手突然一顿。

  怪不得他会说她像一只猫,这个人大约是职业病犯了,真把她当个小动物来摸了吧!

  林语并不关心“一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朋友,但她比较关心——“你做了什么,他会这么形容你?”

  本来也没做什么就是默默吃饭结果就被袭击了的简希觉得无话可说,怔了一下,垂下眼,“没做什么,我眼睛一点都不圆。”

  另外两个人不知道她突然之间这是冒出了一句什么胡话。

  简希是典型的杏眼,平日妆容精致些还好,可要真是清汤寡水的,气场看起来总是太柔弱了些,眼神湿漉漉地朝谁望上一眼,可不就是跟小鹿一样吗。谢佳音觉得说她眼睛圆的人肯定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只不过简希榆木脑袋,根本没听懂。

  林语却忧心忡忡地从沙发上直起了身,语重心长地嘱托道:“小希,你最近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昨天乐以阳在群里发疯的时候你没在,她说夜观星象给你算了一卦,说你最近,犯桃花。”

第19章

  桃花?

  简希面无表情地提醒道:“昨天晚上D市下雨了,乐以阳是怎么夜观的天象?”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最新章节https://www.566xs.com/zaogao_shixindongdeganju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